当前位置:首页 > 总部园区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9)-花漾淮安

黄光宜-总部园区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9)-花漾淮安

总部园区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9)-花漾淮安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8-05-06 51次查看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9)-花漾淮安李金桂


小迟母女骑行的川藏南路路线图

D19:7月27日,芒康—拉乌山—如美,52公里
今天要翻越海拔4338米的拉乌山。芒康到拉乌山16公里上坡,颠簸搓板路。之后就是近36公里到如美镇。海拔下降1700米。
照例出发照一张。

出了芒康县城就要检查身份证,看到三四十个徒步背包者坐在路边等着拦到便车就搭的,路上还站了一些伸着大拇指拦车的人。说真的,这种方式我不是很赞同,貌似徒步其实他们很多人都是想免费搭便车从一个站到另一个站点,追求的是能全程免费到达拉萨,这也正是他们最自豪骄傲的地方。路上曾见到很多搭车者自豪地跟我们说:我是一路免费过来的哦!!
在路上很少见到真正徒步旅行的,当然不乏这种人,我欣赏的是那些真正徒步穿越的户外行者。

在搓板路上骑车爬坡很是辛苦,今天基本是用小卡拍摄,单反拿出来的频率较低,骑行的人拍摄真正是伤不起啊,你刚折腾完把相机拿出来人家早就只剩下一个远远的背影了,等你刚把相机收包里放好人家早已经没影了,就看见我吭哧吭哧在后面拼命地追还追不上啊。


山是红色,路也是红色,甚至连房子都是用红色的石头堆砌而成。

从这里开始,上坡路都是碎石头、浮土组成的路面,增加了阻力。

清晨,山里的空气中夹杂着露水湿润和青草的味儿,一个红色的大土坡远远地伸向远方,山坡上的田园慢慢向我们走来,清澈透明、沟边湿润的山坡草地上,散布着牦牛、骡马。

远远看见小迟小小的红色身影越来越远 ~~ 这段路边上没有悬崖和危崖,我不担心,放她单飞。

仔细瞅,这里是三道盘山公路,第一个坡上有卡车,第二个坡上有小迟,第三个就是我站的位置了陈一嘉,哈,当然你是看不见的。


腿酸痛骑不动了,下来推了一阵子于乃伟,最后觉得还是骑车稍好点,那就继续骑,不行就再推~~这里没翅膀追上来了。

这里有一个蜿蜒2公里左右长的一个大坡,很多骑友见了头疼,选择从这里直接横插上去,这里垂直距离大概不到100米,但是坡度较陡,海拔高,我的队友们全部从这里推车上去了。
我指着小路问小迟:“你想不想从这里穿过去啊?这里距离虽短但是海拔高推车爬山很累;如果骑车上去的话要爬大坡距离又比较远更辛苦。”
小迟回答:“我不想从这里走。”
“为什么啊邪丐凌仙?”
“因为今天我想全程骑上一座山,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一步不推完整骑过一座山呢。”
“好,我也不想抄近路,我们一起骑。”
我不擅长讲道理,在路上很少很少给小迟灌输各种理念,我觉得在骑行的途中,她看、听、接触比平常更多新鲜的事物,体会沿途的风俗人情,耳濡目染我在外处理事情的方式,等等,哪怕不尽如人意,也没关系,都是行程中的收获。有时候我觉得她比我坚强。

看见了吗?肥嘟嘟很可爱的一个个精灵般的小田鼠,在山上的草丛间穿梭......机敏地张望,这里瞧瞧那里瞅瞅,可爱极了,我跟小迟就在那数:1个、2个,那边,那边,那边还有一个......

到了大坡的拐弯处远眺风景极美,多骑一点路还是值啊~~

豪情万丈后继续赶路,上车,出发!!


小驴迟迟——骑行在天际 ~~ 遥看那个在山巅与天际间红色的小身影,我的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回望我们骑过的路:一圈一圈的盘山公路


快到垭口的时候飘起了雨......

午餐: 青稞饼 + 榨菜 = 川藏线美食,当然辅食还有压缩饼干、花生、牛肉干什么的。

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爬到垭口!!因为,下面就是下坡啦!!
拉乌山的海拔数字也被骑友涂鸦篡改啦!!哈哈,各方的骑友们把石碑上能涂脂抹粉的地方都画满了,沿途一路走来的留言成为了川藏线上独特的一道文化景观。


在山顶上逗留了近1个小时开始做下山前的准备工作,主要是检查刹车系统。



上坡路是碎石、浮土路面,下坡时可就是最大的风险了。一路颠簸下冲,手攥刹车把攥得很痛也很紧张!身体随着车身无节奏地跳跃着,有时候不得不欠着身子骑行,减轻PP疼痛。砂石路上骑行,特别是在急拐弯时我们都放慢速度特别小心。
汽车从身边飞驰而过便带起一阵黄沙走石。蒙上头巾坚决不吃灰~~

从芒康出来上拉乌山的路上,沿途有很多田园风光,当沿途许多骑友都在忙着赶路的时候,我却经常停留多回头痴迷于人在路上的感觉。
拉乌山下山俯冲途中的风景仍然很棒!~~沿途可见典型的高山峡谷地貌。

随后沿着澜沧江峡谷骑行,道路变得异常险峻,山谷下奔流不息的河水就是世界第六大河,亚洲第二大河——澜沧江。看到澜沧江后,就不再全是下坡,殷祝平开始有长上坡了,这里高山谷深,水流湍急孟庆旸,紧贴着悬崖边骑行,我们的速度也开始急速下降,左边的危崖开始不断有落石出现。
每次在下山的时候就会有很多骑友超过我们,他们的速度惊人有时候极其恐怖,我问过原因有2个:一是爽,二是要节省刹车皮。
下坡途中没翅膀打电话来告诉我他已到竹卡镇并找好住处,问:“是否要定房?可是只有2个床位啦,要不要啊?”
我没有犹豫说:“好,先定了再说吧。客栈叫什么名字?”因为当时我很担心没有床位,先给小朋友安定好再作别的打算。
“没有名字。”
“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
“嗯,我看看,他家房子上插着个小红旗。”
“哦,好的,我知道了。”
结果我们骑到如美村开始就看见家家户户房顶上都插着一面小红旗,晕啦。
途中开始下雨还伴随着阵阵雷声,在爬坡中我们开始奋力加速,因为天色很暗乌云也很厚,下面就是滔滔不绝的澜沧江,沿着悬崖骑车真是太恐怖。继续心惊胆颤骑行一直到4点钟到了竹卡村夜半2点钟,还是家家都有小红旗,额,晕,什么事啊~~
问了很多人家都住满了骑友,没有床位了。继续往前,看见一个房顶上没翅膀的身影在跟我们招手,我们还是决定再去找找其他客栈,因为7个人啊,没法住。
有人过来问我们是否要住宿, 看了房子还不错,地震活动板房那种,非常干净,好像刚开张不久,新新的木头床,洁白的棉质被子,环境条件比其他人家好很多,不像看上去那么脏兮兮的,这家是40元一个床位,我们要了一个标间80元,他家生意不太好,好多空的房间,因为这里其他人家都是15、20什么的。这里大概都是这个价格。

我和小迟去小村子溜达一圈,路上碰见了八戒、大荒,还去了200米外的镇子上瞧瞧,也是很小很小。看见小红旗木有?一路上过来都是这样。

过了一会儿,小焕也到了,小林在途中藏民家躲雨跟他走散了。
我们就是在这家饭店吃的饭,炒蔬菜都是15元,沾点肉的最低也要25元,邻桌就是没翅膀他们,这个地方饭店不多。
越往后,每天的物价消费也越来越高了,没办法差价在运输上,毕竟川藏线上没火车没高速,光靠大货车走那破破烂烂的318国道,东西都是从成都运来的,当地的藏人除了养牦牛就是挖虫草,高原也没办法种那些东西。
两个精力充沛的骑友在狂飙车技,小迟看了好一会儿。后面就是小龙、大荒他们的住处。

在吃饭的时候,隔壁坐着一群彪悍的藏族大货车司机们,旁边站着一个叫小鱼儿的女生不停地在跟他们说谢谢、谢谢。眼熟得很,仔细一瞧原来是在巴塘跟我们同住在一处的两个女生之一,那天从巴塘出发的时候还跟我们结伴一起走的,后来在路上再没看见。她说那天她们两个骑了不到30公里就骑不动了又返回了巴塘,把车子邮寄回家现在改搭车了星媒舵手,她告诉我心脏不太好,原来是这样。
吃完饭后她还要继续跟这帮藏人司机继续赶夜路到左贡。一会儿她高高兴兴跟我们说再见就跟藏人一起走了。
不久小鱼儿哭着进来,我们吓一跳,一问她拿行李的功夫可能耽误了时间那帮藏族司机的大货车就走了,她出来一看车没了就失望地大哭起来,赶紧安慰她:这样恐怖的夜路不走是好事。小鱼儿被一个好心的藏族婆婆带回家住宿,决定第二天再搭车。
后来我和小迟、大荒闲逛的时候,来回两边经过一个漂亮但是很落败的藏族民居前,每次都看见一个慈祥温和的藏族婆婆在那摇转经筒对我们微笑,我也总是回她一个微笑并对她招手。
从镇上返回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个婆婆了,她仍坐在那儿摇着转经筒。
我对大荒说:“我想去那个婆婆家看看,你去吗?”
大荒说:“好像小鱼儿就是住在这个婆婆家哦。”
“那你给她打电话,让她跟那个婆婆说我们想去她家看看好吗?”
打了电话一小会,小鱼儿从外面别处回来了,婆婆点点头,说爷爷在楼上,让我们自个儿进去,进门黑洞洞的,楼梯拐角处的黑暗里有一只拴着的狗一直在那儿狂吠,我们顺着楼梯爬到二楼,进了一个很大很暗彩绘的那种藏式风格的房间里,这里普遍电压不足,灯光很暗,一个老人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招呼我们坐在卡垫上,跟我们聊天,他的汉语说得还行,聊了很多,包括他的儿子媳妇孙子啊,他们都在山上放牦牛,平时不回来,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去看望孙子,在山上住上一段日子,讲到这里他笑了像个小孩似地:山上可好耍啦,漂亮得很。
过了一会儿,他打开一盏应急灯,房间里亮了起来,问小迟多大啦,一开始他还以为我也是个学生,得知我们的关系后他满眼流露出赞许的神色。
我想喝酥油茶。大荒立马甜甜地说:“爷爷,我们想喝酥油茶。”
爷爷连忙对一旁的小鱼儿说:“快去喊婆婆回来,让她来弄酥油茶。”
小鱼儿下楼去找婆婆去了,一会,那个慈祥的婆婆上来了,从橱子里拿出一个搅拌机,装上酥油、盐巴、牦牛奶、藏茶放在一起,一会儿功夫就好了,倒在一只非常漂亮的绘着彩色图案的小碗里,我喝光了一碗,她一旁笑眯眯地很慈爱的又给我斟上,连喝了3碗藏马熊。酥油放了很多浓香味比我一路上喝的别人家的口味重多了。我让爷爷也喝,他说:我不能喝血脂高。婆婆不会说汉语但是听得懂,一直坐在旁边笑眯眯地听着我们叽叽喳喳姜信哲。
大荒拿出她的小卡机,给我和爷爷、婆婆咔嚓咔嚓了很多张,爷爷顿时兴趣也来了,拿着相机也给我们和婆婆拍合影,拍了好多张,一看都是虚的,让他手端稳点,灯光太暗还是虚的匠人营国,他泄气地说:我不行我不会啊。我们都笑了,那个婆婆也笑了,我们回看照片的时候那个婆婆像个小姑娘睁大着兴奋的眼睛一个劲笑,手指还在显示屏上指指点点自言自语一些个话语,听不懂,但是感觉到她异常兴奋,看得出我们给老人带来了很多快乐,那一刻,我也很开心。
我说:爷爷,总部园区我回去后想把照片寄给你,告诉我名字和地址。他立刻去墙边搬来一个坛子,从里面掏出了一些纸,又掏出了一个户口本子递给我,在旁边很认真地举着手电帮忙照着杨华梦,看着我记下了他的姓名和地址。
大爷端着灯带我们参观他们家的经堂林世玲,房间里布置得很漂亮,里面供着好多活佛的画像和照片,大荒一点也不了解藏传佛教,很好奇什么都问,爷爷耐心地跟她和小迟说着,我虽然懂一点,但一旁看着这一幕画面也觉蛮是有趣的,这一刻很平和。
那一晚我们过得很愉快。
发过来的照片都是虚的

左二是乖巧的小鱼儿,右一是大荒~~

图、文:钱敏
编辑:刘海宁
13岁小迟骑行川藏线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8)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6、D17)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5)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4)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3)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2)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1)
淮安13岁小姑娘骑行川藏线的那些日子(D10)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9)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8)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7)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6)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5)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4)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3)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2)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D1)
2012暑假,我和小驴迟迟骑行在川藏线上的那些日子(序)
18岁小迟爬雪山
这位妈妈送给考上大学女儿的礼物——带她去攀登雪山(一)
这位妈妈送给考上大学女儿的礼物——带她去攀登雪山(二)
这位妈妈送给考上大学女儿的礼物——带她去攀登雪山(三)
这位妈妈送给考上大学女儿的礼物——带她去攀登雪山(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