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的嚣张弃妇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被证明是正确的!-东方红论坛

黄光宜-总裁的嚣张弃妇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被证明是正确的!-东方红论坛

总裁的嚣张弃妇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被证明是正确的!-东方红论坛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8-12-11 23次查看

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被证明是正确的!-东方红论坛

1、杜勒斯搞“和平演变”高义山,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是有其一定的社会基础的。
——毛泽东
1959年11月12日杭州会议,毛主席提醒说:“美国放弃使用武力并不意味着维持现状,而是意味着和平的转变。和平转变谁呢?就是转变我们这些社会主义国家,搞颠覆活动,内部转到合乎他的那个思想。美国那个秩序要维持,不要动,要动我们,用和平转变,腐蚀我们。”并说,“杜勒斯搞‘和平演变’,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是有其一定的社会基础的。”
2、在中国历史上,老子打下的江山被儿子断送掉的,例子很多嘛!历史的教训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注意,我们的党将来会不会变质?
——毛泽东
毛泽东进而说:“对于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有所警惕。‘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在中国历史上,老子打下的江山被儿子断送掉的,例子很多嘛!历史的教训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注意,我们的党将来会不会变质?杜勒斯的预言会不会在不久的哪一天在中国实现?这是很难预料的。建国10年了,我们从现在起就要讲这个问题,要引起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极大警惕……”

3、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毛泽东
毛泽东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仗我们是不怕打的,帝国主义要想‘和平演变’我们这一代人也难;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中国人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英国人说‘爵位不传三代’;到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情形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毛泽东还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王安石晚年曾经说过,‘霸主孤身取二江,子孙多以百城降(王安石《金陵怀古》四首中的诗句。)’。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我们是要认真汲取的,要防止被资产阶级思想‘和平演变’了;否则,我们这么多革命烈士的鲜血不是白流了吗?”
太里。叶凌天走到了电梯边等着电梯,随后李雨欣也走了过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等了一下之后电梯开了,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叶凌天和李雨欣同时走了进去。这是一整栋的写字楼,整栋楼里都是上班族,现在又是下班的高峰期,这电梯也是层层停,没停两层就挤满了人。本来站在门口的李雨欣已经被挤到了最里面,甚至于,叶凌天能够看到有几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故意往后倒、往李雨欣身边挤着,而李雨欣用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脸上非常的恼怒,见到这个情况,叶凌天身子往李雨欣边上挤,里面的人被挤得人贴人,但是对于叶凌天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才两下功夫他就挤到了李雨欣的边上,用手把面前的两个男人往前面推着,然后直接就站在了李雨欣与前面的人中间,而且,硬生生地给李雨欣挤出来一个独立的安全的空间,自己也没有与李雨欣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可见,这份力量有多大。两个男人见到有人坏了自己的好事,非常不满地回头看着,当回头看到叶凌天那双眼睛时,吓的乖乖地往边上靠,徐砺寒再也不敢靠近了。“刚刚谢谢你”一下电梯,李雨欣就对叶凌天说道。“这本身就是我的工作,这个时候下班的人挺多的陈善有,以后你应该错过这个时间段。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在这种人多的时候很容易被人使坏”叶凌天淡淡地说着,然后继续走了出去。“漂亮?这个木头人终于说了句好听点的话了”李雨欣愣了愣,随即自言自语地笑了笑,接着跟上了叶凌天的脚步。“是回家还是去哪?”叶凌天坐上车后问着李雨欣。“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圣保罗吃饭”李雨欣慢慢地说道。叶凌天点点头,直接把车往所谓的圣保罗开去,圣保罗其实是一家西餐厅的名字。叶凌天把车给停好,跟着李雨欣一起上了楼,到了二楼一个靠窗户的位置,李雨欣与一个坐在窗户边的漂亮女孩打着招呼:“晓晴,你来了多久了呀?”。“我也才刚到,这位是?”许晓晴看到了跟在李雨欣身后的叶凌天便问道。李雨欣正想着该怎么介绍叶凌天时,叶凌天对李雨欣说道:“李小姐,你们先吃,我在那边等你”,叶凌天说完之后对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许晓晴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失陪”。然后转身就准备走开。“你不和我们一起吃?”李雨欣连忙问着叶凌天。“不了,谢谢”叶凌天淡淡地说着,然后走开,直接走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这个位置可以毫无阻拦地看到李雨欣吃饭的位置,也不会影响到李雨欣与她闺蜜之间的谈话。“这是什么个情况?”许晓晴一脸疑惑地问着李雨欣。“哎,别说了,这个是我爸今天给我找来的保镖,我死活不同意,但是最后还是向我爸妥协了,你也知道,我家老爷子是个老顽固”李雨欣瑶瑶头无奈地说着。“保镖?我的天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保镖,而且还这么酷。”许晓晴惊讶地说着。“你想要?你想要那我就送给你得了”李雨欣没好气地说着,她就是见不得许晓晴这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倒是想要,你真舍得给吗?我说李大小姐,你不会做的这么绝吧?我们在这吃人家在那边看?你吃得下我可吃不下,还是去叫人家过来一起吃吧”许晓晴指了指远处的叶凌天后说道。“那有什么办法,这个人完全是个呆板的不能再呆板的人,怎么劝都没用的,不过你说的对,我也吃不下,算了,我再去请他吧”李雨欣无奈地说着,然后转身往叶凌天身边走去。“叶凌天,过去一起吃吧,你要是现在不吃等下就没东西吃了,我家里可是一干二净,除了有咖啡外其余什么吃的都没有,你不可能饿着肚子吧?”李雨欣对叶凌天说道。“没关系,等下我下楼随便买点什么东西吃就行了”叶凌天淡淡地说着。“我说你这个人真是脑袋有问题,我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想法,第一是不想欠我的饭钱对不对,第二是不想打扰到我和我朋友吃饭,可是你现在已经打扰到了。再说了,你今天能这么做,你能够每天都这么做吗?我家里不开火做饭,我除了早餐在家吃以外,中餐晚餐都是在外面吃,你难道每顿都自己买东西吃?另外,你工作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所以,作为雇主我有义务为你提供吃住,OK?”李雨欣一点点地对叶凌天说着。叶凌天愣了愣,想了想李雨欣的话后点了点头道:“那好”。“好,那走吧”李雨欣便带着叶凌天走了过来,这期间许晓晴一直看着叶凌天,她似乎对叶凌天非常感兴趣,不知道他是对于保镖这个职业感兴趣还是对叶凌天这个人感兴趣。因为叶凌天来了,所以李雨欣与许晓晴坐到了一边,而叶凌天一个人坐在了对面。“打扰了”叶凌天见到许晓晴一直在看着自己,坐下来之后对许晓晴再次点了点头。“不打扰,你好总裁的嚣张弃妇,我叫许晓晴,是雨欣的好朋友,很高兴认识你”许晓晴伸出手来对叶凌天笑着说道。叶凌天也点了点头,伸出手与许晓晴握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好,我叫叶凌天”。“雨欣说你是她的保镖,你真的是保镖吗?”许晓晴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抓着叶凌天问着不放。“对”叶凌天点了点头,淡淡地说着邦奇威尔斯。“我看电影里,那些保镖都是带枪的,你身上有枪没有凌腾云?”许晓晴接着问着。“你美国大片看多了吧你,别犯花痴了,赶紧点菜吧,你吃什么?”李雨欣瞪了许晓晴一眼后问道,一边叫过服务员,一边点着菜。“叶凌天,你吃什么?要是不知道的话就···”李雨欣最后看着叶凌天问着,她怕叶凌天对于西餐不是很熟悉,所以想给叶凌天推荐几个,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叶凌天打断了。“给我来份鹅肝,一份五分熟的牛排和一份水果沙拉就行了蜀山新剑侠,谢谢”叶凌天直接对服务员说着。李雨欣有些惊讶地看着叶凌天,随后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说道:“好了,就这些吧”。
4、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
——毛泽东
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岗山。在5月25日送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下山的时候,毛主席大声地对他们说:“你是没有忘记我在专列上的许诺吧。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点击查看:军人上任当镇长遭下马威,愤怒的他开始用狠手段整治这群老狐狸!

5、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毛泽东
毛主席还说过:“事情不是么简单,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6、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毛泽东
毛主席说:一九四九年提出国内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十三年后重提阶级斗争问题,还有形势开始好转。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是阶级斗争嘛。刘少奇说阶级斗争熄灭论,他自己就不是熄灭,他要保护他那一堆叛徒、死党刘浥尘。林彪要打倒无产阶级,搞政变。熄灭了吗?
太里。叶凌天走到了电梯边等着电梯金蜘蛛轴承网,随后李雨欣也走了过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等了一下之后电梯开了,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叶凌天和李雨欣同时走了进去。这是一整栋的写字楼,整栋楼里都是上班族,现在又是下班的高峰期,这电梯也是层层停,没停两层就挤满了人。本来站在门口的李雨欣已经被挤到了最里面,甚至于,叶凌天能够看到有几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故意往后倒、往李雨欣身边挤着,而李雨欣用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脸上非常的恼怒,见到这个情况,叶凌天身子往李雨欣边上挤,里面的人被挤得人贴人,但是对于叶凌天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才两下功夫他就挤到了李雨欣的边上,用手把面前的两个男人往前面推着,然后直接就站在了李雨欣与前面的人中间,而且,硬生生地给李雨欣挤出来一个独立的安全的空间,自己也没有与李雨欣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可见,这份力量有多大。两个男人见到有人坏了自己的好事,非常不满地回头看着,当回头看到叶凌天那双眼睛时,吓的乖乖地往边上靠,再也不敢靠近了。“刚刚谢谢你”一下电梯,李雨欣就对叶凌天说道。“这本身就是我的工作,这个时候下班的人挺多的,以后你应该错过这个时间段。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在这种人多的时候很容易被人使坏”叶凌天淡淡地说着,然后继续走了出去。“漂亮?这个木头人终于说了句好听点的话了”李雨欣愣了愣,随即自言自语地笑了笑,接着跟上了叶凌天的脚步。“是回家还是去哪?”叶凌天坐上车后问着李雨欣。“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圣保罗吃饭”李雨欣慢慢地说道。叶凌天点点头,直接把车往所谓的圣保罗开去,圣保罗其实是一家西餐厅的名字。叶凌天把车给停好,跟着李雨欣一起上了楼,到了二楼一个靠窗户的位置,李雨欣与一个坐在窗户边的漂亮女孩打着招呼:“晓晴,你来了多久了呀?”。“我也才刚到官场硬汉,这位是?”许晓晴看到了跟在李雨欣身后的叶凌天便问道。李雨欣正想着该怎么介绍叶凌天时,叶凌天对李雨欣说道:“李小姐,你们先吃,我在那边等你”,叶凌天说完之后对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许晓晴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失陪”。然后转身就准备走开。“你不和我们一起吃?”李雨欣连忙问着叶凌天。“不了,谢谢”叶凌天淡淡地说着,然后走开,直接走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这个位置可以毫无阻拦地看到李雨欣吃饭的位置,也不会影响到李雨欣与她闺蜜之间的谈话。“这是什么个情况?”许晓晴一脸疑惑地问着李雨欣。“哎,别说了,这个是我爸今天给我找来的保镖,我死活不同意,但是最后还是向我爸妥协了,你也知道,我家老爷子是个老顽固”李雨欣瑶瑶头无奈地说着。“保镖?我的天呐朱雅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保镖,而且还这么酷。”许晓晴惊讶地说着。“你想要?你想要那我就送给你得了”李雨欣没好气地说着,她就是见不得许晓晴这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倒是想要,你真舍得给吗?我说李大小姐,你不会做的这么绝吧?我们在这吃人家在那边看牛金禄?你吃得下我可吃不下,还是去叫人家过来一起吃吧”许晓晴指了指远处的叶凌天后说道。“那有什么办法,这个人完全是个呆板的不能再呆板的人,怎么劝都没用的,不过你说的对,我也吃不下,算了,我再去请他吧”李雨欣无奈地说着,然后转身往叶凌天身边走去。“叶凌天,过去一起吃吧,你要是现在不吃等下就没东西吃了,我家里可是一干二净,除了有咖啡外其余什么吃的都没有,你不可能饿着肚子吧?”李雨欣对叶凌天说道。“没关系,等下我下楼随便买点什么东西吃就行了”叶凌天淡淡地说着。“我说你这个人真是脑袋有问题,我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想法,第一是不想欠我的饭钱对不对,第二是不想打扰到我和我朋友吃饭,可是你现在已经打扰到了。再说了,你今天能这么做,你能够每天都这么做吗?我家里不开火做饭,我除了早餐在家吃以外,中餐晚餐都是在外面吃,你难道每顿都自己买东西吃?另外,你工作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所以,作为雇主我有义务为你提供吃住,OK?”李雨欣一点点地对叶凌天说着。叶凌天愣了愣,想了想李雨欣的话后点了点头道:“那好”。“好,那走吧”李雨欣便带着叶凌天走了过来,这期间许晓晴一直看着叶凌天,她似乎对叶凌天非常感兴趣,不知道他是对于保镖这个职业感兴趣还是对叶凌天这个人感兴趣。因为叶凌天来了,所以李雨欣与许晓晴坐到了一边,而叶凌天一个人坐在了对面。“打扰了”叶凌天见到许晓晴一直在看着自己,坐下来之后对许晓晴再次点了点头。“不打扰,你好,我叫许晓晴,是雨欣的好朋友,很高兴认识你”许晓晴伸出手来对叶凌天笑着说道。叶凌天也点了点头,伸出手与许晓晴握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好,我叫叶凌天”。“雨欣说你是她的保镖,你真的是保镖吗?”许晓晴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抓着叶凌天问着不放。“对”叶凌天点了点头,淡淡地说着。“我看电影里,那些保镖都是带枪的,你身上有枪没有?”许晓晴接着问着。“你美国大片看多了吧你,别犯花痴了,赶紧点菜吧,你吃什么?”李雨欣瞪了许晓晴一眼后问道,一边叫过服务员,一边点着菜。“叶凌天,你吃什么?要是不知道的话就···”李雨欣最后看着叶凌天问着,她怕叶凌天对于西餐不是很熟悉,所以想给叶凌天推荐几个,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叶凌天打断了。“给我来份鹅肝,一份五分熟的牛排和一份水果沙拉就行了,谢谢”叶凌天直接对服务员说着。李雨欣有些惊讶地看着叶凌天,随后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说道:“好了,就这些吧”
为什么有些人对社会主义社会中矛盾问题看不清楚了?旧的资产阶级不是还存在吗?大量的小资产阶级不是大家都看见了吗?大量未改造好的知识分子不是都在吗?小生产的影响,贪污腐化、投机倒把不是到处都有吗?刘、林等反党集团不是令人惊心动魄吗不羁美少年?问题是自己是属于小资产阶级,思想容易右。自己代表资产阶级,却说阶级矛盾看不清楚了。
一些同志,主要是老同志思想还停止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对社会主义革命不理解、有抵触,甚至反对。对文化大革命两种态度,一是不满意,二是要算账,算文化大革命的账。为什么列宁就没有停止呢?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甜味开胃菜,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时党内就有人反对,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呢。一万年以后矛盾就看不见了?怎么看不见呢,是看得见的。
致敬伟人毛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