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总统少爷法不传六耳【一】-杂与志

黄光宜-总统少爷法不传六耳【一】-杂与志

总统少爷法不传六耳【一】-杂与志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8-11-17 50次查看

法不传六耳【一】-杂与志
——真的是序章
花果山福地布束砥信,水帘洞洞天。
阳光歪歪扭扭地从瀑布中穿过,在水帘洞里投下水一样的波纹,于是那十个字就软软地摇晃了起来彭露露。
猴子小六吊在洞顶的钟乳石上,不胜其烦地咬了几下嘴里的桃核,瞥了一眼下面闹腾的猴群,还有那个众星捧月般的金黄色身影马延强,撇撇嘴,翻转身体利落地跳到了地上,走向了洞口的瀑布。
嬉笑疯闹的猴群中,那金黄色身影似是不经意地看向了跳进瀑布的小六,嘴角的笑意便淡了下来。
有人轻叹,仿佛要吐出五百年的悲苦光阴。

此时此刻,人间界正是中秋,想来人类的城池会很热闹。水帘洞里也很欢乐,不过猴子们哪里知道什么是中秋,找个理由疯玩而已……反正只要有他在,傻猴子们永远都那么疯吧。
“傻六!躺在草地上干什么?”
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小六头上响起,接着小六眼前一黑,一个柔软的毛团就拍在了小六的脸上郑日英。“拿开你臭烘烘的尾巴魏彦妮!”伸手拨开毛团,小六继续望天,“挡着爷看月亮了。”
“月亮有什么好看的,你都不爱惜我的宝贝尾巴。”毛团尾巴的主人泫然欲泣,抬手做拭泪状,“还说他臭烘烘……哪里臭了嘛!”
“闭嘴你个死臭鼬。”小六盘腿坐起来,打了个哈切,“你怎么不进洞去,外面多冷。”
一副天真少女皮囊的臭鼬精球球抚摸着自己的尾巴,看着小六说道,“大王哥哥叫我出来找你的啊,要不然我都没发现呢。大家都在玩,你怎么出来了?”
“是他啊,我还以为是你良心发现知道在意我了呢。”小六顿了一下,毛茸茸的猴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喝酒太多有点热,你先去玩吧,我一会就进去找你。”
球球还想说什么,忽然夜风吹过,她缩了缩脑袋张钰雅,还是决定回到温暖的水帘洞。刘嘉楠于是挥手道,“那我回去了,外面好冷,你也早一点。”
小六点点头,身后却传来少女惊喜的声音,“哎大王哥哥!你怎么出来了?”小六身子僵硬了一瞬间,又很快放松下去,他后仰倒在草地上,顺手揪了一根野草叼在嘴里。“球球乖,外面寒冷,别把你的宝贝尾巴冻坏了,速回洞去。”一个温柔的低音响起,接着就是球球离开的脚步声。
夜风还在吹,云彩飘了过来遮住了月亮。
“不用看了,广寒之远,就算以我之目力也望不到。”金丝步云履站到了小六身边,一只浑身金光闪闪的猴子也躺了下来,“不如看看那边的傲来国,凡人城池在过节之时还是很好玩的。”
“你还有脸面去看傲来?自从傲来被你搬空军械武库,就再也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险被山妖灭国好么?”小六突然愤怒地坐起身来,伸手遥指东方,“你若是要看,就好好看看那傲来灯火通明下纵声欢笑的,都是些何方妖孽!好好看看那群妖所食所饮,都是傲来黎民之血肉!”
挺瘦弱的小六,此时此刻,手指东方,颤抖不已,眼中似有电光闪烁,逼视金光闪闪的猴王。他单薄的身体,正涌动着巨大的愤怒和……悲悯。
“师兄休要生气嘛。”猴王浑不在意的翻了个白眼,称呼小六为师兄,“成我花果山大事为重,岂能兼顾傲来之生灵?何况人族非我族类,你又何必为他们和我置气呢。”
“而且……”猴王眯了眯眼睛,突然笑了起来,“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慈悲为怀的金刚嗔目?他们对你的影响到底有多深……”猴王挠了挠耳朵,“还真是……”
狂风骤起,金光乍现,只听棍棒轰鸣,一声通天巨响,漫天灰尘四散。
“噫,没打中呢。”灰尘中传来猴王漫不经心的懒散,“师兄你跑那么快,是不是反应得太激烈了点,你就这么时刻提防,让我这做师弟的,好是难堪啊。”
不远处空地的空气一阵扭曲,小六渐渐显形,他怒视猴王,“视天下生灵如草芥,打破天庭神族安宁,胡闹轮回大事擅改生死簿,好不容易遁入佛门取经赎罪,又意欲打杀金蝉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孙悟空!”
“久炼千灵缩地精!”猴王孙悟空瞬间收起了懒散嬉笑的表情,亦是怒目,他手中铁棒金光大闪,宛若喷薄的烈阳,“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高雪岚,不要叫我孙悟空!我天生地养,无名无姓,灵明石猴,只叫灵明!”
“那我也警告你,你之名姓乃是师尊所赐,你所作所为已是有辱师门,现在你连师尊给你的名字也不要了?”小六伸手在面前虚空抓出铁棒,银光流淌间亦是杀气凛然。
“你没资格提师父!”孙悟空一听猛然爆发,怒吼间身化流光,冲向小六。
“放肆!我就为师尊教训你这逆徒!”小六举棒迎击,脚下地动山摇。两猿仰天纵声清啸,战到一起,浑若一人,空气中酝酿许久的压抑崩溃,天地随之变色。
水帘洞中,烂醉的猴子们东倒西歪,球球抱着自己的尾巴睡在虎皮交椅上,山洞轻轻震动,她皱了皱好看的眉,暗自抱怨洞外瀑布太过吵闹,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如意棒胜了,我灵明胜了。”
铁棒直指倒地的小六的咽喉,孙悟空高高在上,神色倨傲,“师兄,你输了。”
小六满口鲜血,沉默的看着孙悟空,气血涌动之下,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孙悟空露出鄙夷的神色,傲然道:“既然你如此想替代我走那一遭西行路,那我就自己去走,去闹一闹那雷音寺中众菩萨罗汉,以报我五指山下五百年之苦痛!”
小六摇摇头,以目光直视孙悟空,眼中一片痛惜。 孙悟空又暴躁起来,发狂道:“你不要再对我一副慈悲模样!醒醒吧!雷音勾结天庭,在下一局大棋栗色小天使,如今的西天已无慈悲,天下更无佛法!师兄!”孙悟空突然抓起小六,“你我皆是局中棋子,何不与我一起打破那天道,讨回自由!”小六只是沉默,身后隐约一片佛光,“回头吧,悟空。我会让你自由。” 孙悟空呆住,看着小六,随后狂笑起来,笑声穿云裂石,透出浓浓的不甘。 黄金身影翻腾而起,跃上云端,眨眼不见。 宿醉的猴子们已经恢复了精神,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林中活动,球球揉着眼睛环顾四周,又仰头问树上的猴子,“嗨,看到小六了么?”猴子抓着痒,慵懒道,“六哥在林外的空地上睡觉呢,应该还没醒酒吧。” 球球来到林外空地,只见一片绿草茵茵,绿草中一抹金黄若隐若现,她嘟囔了一句,“又在死睡,岂不知太阳照屁股了。”那一抹金黄抖动,却是小六坐了起来,遥指球球,嬉笑,“我哪里懒得过你?” 球球打了个哈切,走向小六,“耳朵真好,下次离远一点骂你......大王哥哥呢,你们没在一起么?” 小六笑容不变,“他和那和尚吵了一架,那和尚让他戴一个什么狗屁帽子,他不戴,就回来了。此次回来是元神出窍,真身尚在万里之外,天微亮的时候就已经回去了。” 球球却没什么反应,只是哦了一声,靠着小六又睡了去。 看着球球,小六笑容不变,他望向天空,“臭鼬啊,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她翻了个身,又抱起了自己的尾巴。 当球球醒来的时候,她靠着的小六轻轻摇晃,身形消散,球球楞楞地看着他化作了一根金色猴毛。 “悟能,可曾化得缘来?为师肚饿的紧。”年轻俊和尚松开手中念珠,看向一个走近得胖和尚。 胖和尚连连点头,举起手中钵盂官欲缠绵,惶恐道,“徒儿化得半碗粗饭,师傅请用。” 俊和尚点点头,笑眯眯道,“不错,悟能越发能干,比你大师兄也不遑多让了。”说罢接过钵盂,细嚼慢咽起来。 胖和尚猪悟能悄悄退下,到白马边与喂马的黝黑和尚对视一眼,为白马梳毛。两人偷眼去看俊和尚,唐三藏。然后低下头继续劳作,眼中满是恐惧。 “嗯?”唐三藏抬头看向天边,轻笑道,“阿弥陀佛,猴子回来了。” 话音刚落,猴子从天而降,扛着一树鲜桃。 “悟空有心了,为师不怪你顶撞于我,知道回来就好。”唐三藏笑的温暖,招手道。 孙悟空沉默地点头,把一树鲜桃扔给猪悟能,然后牵过白马,走向河边。 猪悟能沙悟净对视,眼中满是不解。却看唐三藏,满脸笑容不变林书炜,张口轻喝道,“你不……” 悟空沉默转身,直视唐三藏法图麦李。 虚空抓出铁棒,挥动,对着俊俏唐僧的天灵盖,怒砸而下! 晴天一声佛号,炸雷裹挟雷龙从天向下劈来,悟空不得已收势,后翻出去,方才所在地方已变深渊,横隔在唐三藏和他之间。 天边佛光现,一尊菩萨出,随后就是漫天诸佛。 “你这孽障,死不悔改意图打杀自己师父,我佛慈悲赐你西游功德也不珍惜,本座问你,你可知罪!”白衣菩萨手持玉净瓶,俯视孙悟空。 回答她的是冲天而起的铁棒。 菩萨闭目,漫天诸佛齐诵佛号。 唐三藏微笑着挥动禅杖总统少爷,竟是飞身迎击。 三 佛号震荡。 佛法无边。
唐三藏微笑。 孙悟空铠甲破烂,五条八部天龙缚其手足,穿琵琶骨,浮在空中。诸佛手掌合十,“善哉。” 白衣菩萨朗声道,“我佛法旨,渡孙悟空回我雷音。” “咄!观音!”天边滚滚声浪裹挟滔天杀气,扑面而来。 又一只金黄猿猴,又一根通天铁棒。 “阿弥陀佛,想必这就是久炼千灵缩地精了。”观音复又闭目,脸色悲悯。 佛号又起。 “给我,闭嘴!”铁棒横扫,破碎佛号禁锢吴云清,猴子又举棒,带风雷,围绕周身,有佛陀变色。 观音手捻柳枝洒下屏障,手指却暗自颤抖,淡淡道,“此精怪已疯魔,我等且暂退雷音,请我佛主。” 烟消云散,猴子按下云头,抱住坠落的孙悟空,呲牙笑道,“师兄。” 猴子怀中的孙悟空也笑了,“我是孙悟空,你才是师兄小六……我会杀掉唐三藏,破碎金蝉子,毁掉天庭,大闹雷音xeq玻尿酸,罪孽有我,我的师兄小六会阻止我,然后代替我走西游路,拿功德,成正果,最后拥有自由。” “孙悟空”推开猴子唐曼柔,彻底震碎身上的破铠甲,长啸间化形巨猿,飞上天空。 留在原地的猴子愣了一会,突然笑的欢畅,“没想到你的禁锢之法竟在我之上,喂,那边的悟能悟净,休再躲藏,快来助师兄破了这禁锢……” 十年后。 按照凡人的时间来说,那场西游闹剧已经是很久的历史,一路坎坷颇多,幸而师徒四人终成正果,泽被天下。假悟空打杀金蝉子转世,致使金蝉子失去一世记忆,向菩萨挥动凶器,冒犯佛威,闹上雷音寺。最后被我佛主如来以大威力降住,永世镇压雷音寺下。孙悟空与师父师弟经历此劫,情感更加坚固,封号斗战胜佛……
西天大雷音寺。
“还没有找到他么?”
高高在上的莲花座上,玄奥缥缈的声音带着一丝危险的怒气。座下的笑脸菩萨弥勒后背一层冷汗,他顶礼禀报,“我佛开慧眼寻遍四大部洲尚不得,弟子等更需时间来……”
“寻不到便不要回来。”
“是……”
傲来国,边疆村落。 村里的小庙只有一个丑兮兮的小和尚,每天晨钟暮鼓,足不出寺,有时帮村民求雨,更多的时候只是念经。 这天,从村外来了一个披着白斗篷的少女,她径直走进寺庙,关上了寺门,把村民的眼神和议论隔绝在外。 少女站在和尚面前,伸出白净的手,手心是一根金色的毛发。 “你是灵明还是六耳。” 软糯的声音回响,和尚停止诵经,抬头微笑, “我答应会让他自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