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怡欣园我把她当闺蜜,她却下药想要害我…-游鹿书屋

黄光宜-怡欣园我把她当闺蜜,她却下药想要害我…-游鹿书屋

怡欣园我把她当闺蜜,她却下药想要害我…-游鹿书屋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7-11-16 48次查看

我把她当闺蜜,她却下药想要害我…-游鹿书屋


“唔……”
?
宽敞的酒店房间里,米芊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仰躺在床上的她,只觉得整个大脑疼得快要爆炸。
?
因为酒精的关系,她的思维一片混沌大喜哥,她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她和闺蜜徐姣玲以及几个朋友去酒吧庆祝她的二十岁生日上。
?
她依稀还记得昨晚徐姣玲给了她一杯极为漂亮的淡蓝色饮料。
?
徐姣玲说,那叫鸡尾酒,虽然叫酒,但酒精度数并不高。所以从来没喝过酒的她,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放心地一口气喝光了那杯饮料。
?
然而,喝完以后没过多久,她却觉得整个世界都旋转了起来,整个人也变得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一般。她也还依稀记得她一个人去了酒吧的洗手间,并且在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撞见了什么人。
?
那个人……好像是齐昊谦!?
?
米芊芊原本头疼欲裂且又昏昏沉沉的大脑总算清醒了一点,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
可是,当她微微挣扎了一下以后,她便僵在了原地,原本胶着的大脑也在一瞬间变得空白。
?
她感觉有一只手横在她的腰上,那似乎是一只属于男人的精壮手臂。
?
男人的手!?
?
米芊芊被自己的发现给惊到,那颗原本就狂跳不止的心更是激动得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
不会吧!怎么会有男人的手?难道她庆祝了一下二十岁的生日就失身了吗?
?
米芊芊的脑海里不断出现电视上曾播过的各种单身女性在酒吧失身的新闻,僵硬躺在床上的她欲哭无泪。
?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
意识到自己可能失身以后,米芊芊始终都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她想转过身确认一下睡在她身后的到底是什么人。
?
说不定是她的感觉出错了,那只横在她腰上的手是属于徐姣玲呢?
?
抱着侥幸的想法,米芊芊便慢慢转过身看向了躺在她身旁的那个人。
野猫驯养法?
而这一看,更是惊的米芊芊的七魂六魄被吓跑了三魂两魄。
?
躺在她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米芊芊记忆里最后撞到的齐昊谦!
?
齐昊谦!真的是齐昊谦!
?
看着齐昊谦那英俊的睡脸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米芊芊惊出了一身冷汗。
?
如果不是她现在还存有一丝理智的话,她恐怕早就已经尖叫出声了。
?
她怎么会和齐昊谦睡在一起呢?
?
短暂的震惊后,米芊芊强迫她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心情复杂的思考起来。
?
昨晚她只和几个女性朋友在一起庆祝,按理说齐昊谦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但为什么她偏偏会在酒吧的洗手间门口那么巧的撞到齐昊谦?为什么她现在会和齐昊谦躺在一起?
?
一切都太突然,进展的也很诡异,一时之间米芊芊只觉得她的脑袋里充满了很多的疑问,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她也难以理解。
?
“嗯……”
?
米芊芊感觉熟睡中的齐昊谦突然动了动,就见齐昊谦的头在她的肩颈处蹭了蹭,那只原本搭在她腰上的手臂也紧了紧,将原本与他拉开了距离的她又揽进了他的怀里。
?
也正是因为齐昊谦这样一个动作,米芊芊意识她居然和齐昊谦都没穿衣服!
?
这简直就是最坏的结果!
?
如果是刚才,她还能找借口来安慰她自己。可是现在,她和齐昊谦就这么赤身裸体的躺在一起,若说没发生什么,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
她虽然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但也不是完全没常识的。
?
意识到这些以后,米芊芊更明白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齐昊谦还没醒之前先离开这里,至于之后怎么办,等她整理好了心情再说。
?
打定了这个主意以后,米芊芊便有了动作。
?
为了不惊动齐昊谦,她小心翼翼的移开了齐昊谦横在她腰间的那只手,并一直都紧盯着齐昊谦的睡脸,就怕齐昊谦会突然醒过来抓住她。
?
好在的是,齐昊谦并没有醒过来,仍旧紧闭着双眼。这让米芊芊稍微松了一口气。
?
米芊芊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臧黎璐又悄悄的摸下了床,在捡起扔了一地的衣服后,她动作极快的穿好。
?
谨慎起见,米芊芊在逃离之前还确认了一下房间里有没有遗留下任何属于她的东西。
?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房间以后,刚才还一直在熟睡的齐昊谦却突然睁开了眼。就见他盯着米芊芊离开的方向,性感的薄唇微动绿茵全能王。
?
“芊芊,你是属于我的……”
?
米芊芊心情复杂的回到了家中,也不和父母说什么,直接冲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
虽然很疲惫、也很困倦,米芊芊却没有立即躺下,而是拿了换洗的衣服冲进了浴室。
?
对着浴室镜子缓缓将身上的衣服脱下,随着她的动作,米芊芊透过镜子看见她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皮肤上,处处都是暧昧的红点。
?
不仅脖子上有,锁骨上有,胸口上有,甚至她的腰腹上也是星星点点的草莓印记,一路看下去,米芊芊发现她身上全是齐昊谦所留下的印记位面监察使。
?
看着这些痕迹,米芊芊能猜测出她昨晚到底和齐昊谦经历了怎样的疯狂。
?
怎么会这样?
?
米芊芊整张脸忍不住皱在了一起结婚十年感言,她除了苦恼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以外,更苦恼齐昊谦留在她身上的那些印记。有一些都还好,毕竟有衣服遮挡,但脖子上的一些痕迹却让她觉得难办。
?
毕竟,脖子上的红痕实在是太显眼,这大夏天的她也不好穿高领、戴围巾。
?
米芊芊没有苦恼出什么结果,她只能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在最近遇见齐昊谦。
?
站在花洒下,怡欣园借着温热的水流,米芊芊想冲走她心里的复杂椿姬彩菜,同时也忘记那些她不想记得的记忆本巴恩斯。
?
洗过澡以后,米芊芊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些。直到放松之后,米芊芊才觉得一夜积累的疲惫都从身体里跑了出来,然后折磨着她的神经,她直接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梦里什么烦恼都没有,既没有齐昊谦、更没有她喜欢齐昊谦这件事。
?
平静的渡过了一个周末,米芊芊整理好了她的心情,带着仍留在她脖子上的痕迹去了学校。
月下横笛?
虽然仍旧放不下,但好在这几天齐昊谦也没有来找她,这很欣慰了。这让米芊芊感到欣慰,或许齐昊谦并没有发现这件事,说不定她能将它作为秘密一辈子都烂在心里。
?
在课堂里,米芊芊遇到了好友徐姣玲。
?
不知道为什么,徐姣玲比往常要热情,看见米芊芊之后,正在和别人说话的徐姣玲立马停了下来,跑到米芊芊位置旁边坐了下来。
?
米芊芊总觉得徐姣玲有些诡异,但到底是哪里诡异她却又说不上来。
?
“芊芊,你那天怎么自己回去了?”
?
一在米芊芊身边坐下,徐姣玲就忍不住提起了酒吧那晚的事情。
?
米芊芊虽然对这件事有些抵触,但她还是勉强的笑了笑:“抱歉,那天我喝醉了,就先回去了。”
?
听米芊芊这么回答,徐姣玲用探索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米芊芊,她的目光落到了米芊芊的脖子上,暧昧一笑,别有深意的问道:“芊芊,你这是什么痕迹啊?是被虫子咬的吗?”
?
本来就很在意这些痕迹的米芊芊连忙下意识的捂住了她的脖子并慌张的‘嗯’了一声。
?
她很懊恼,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些痕迹都还没有消散,她也很懊恼,为什么都已经用头发遮掩了,却还是遮不住这些刺目痕迹。
?
因为被徐姣玲发现了脖子上的印记,米芊芊的心再度悬了起来,她很害怕徐姣玲会拆穿她蹩脚的谎言。
?
她虽然和徐姣玲是无话不说的好闺蜜,但遇上这种事确实难以启齿,干脆便什么都不说,将这件事当作她一个人的秘密。
?
庆幸的是,徐姣玲虽然发现了米芊芊脖子上的痕迹,但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太过执着,之后便岔开了话题,
?
顺利熬完了整个上午的课程,收拾了东西,米芊芊和徐姣玲肩并肩的走出了教学楼,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商量着等会儿要去吃什么。
?
两人正谈笑风生之际,徐姣玲脸上表情忽然一变,突然朝着某个方向跑了起来,似是发现了什么。
?
米芊芊疑惑的朝着徐姣玲所跑的方向看去,看见道路旁停着一辆低调的黑色跑车,跑车上还靠着一个身穿西装的帅哥,看上去似乎在等什么人
?
这个人米芊芊一点都不陌生,就是她最近最不想见到的齐昊谦!
?
在米芊芊看向齐昊谦的时候,齐昊谦也心有灵犀的看向了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米芊芊立即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
看到齐昊谦的时候,米芊芊立即惊出了一身汗,很想装做什么都没看见,然后逃跑。
?
但她知道,这样做会显得她更心中有鬼,为了不让齐昊谦怀疑,米芊芊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
米芊芊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告诉她,齐昊谦绝对就是来找她的!
?
走到齐昊谦面前,米芊芊低着头,低声叫道:“昊谦哥。”
?
她不敢抬头直视齐昊谦的眼睛隋蕾,她怕两人对视后,心里想隐藏起的秘密会被齐昊谦发现。
?
看到米芊芊慢腾腾的走过来,齐昊谦脸上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只是对米芊芊温柔地笑了笑,就好像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寻常路过一般。
?
一时间,米芊芊有些猜不透齐昊谦心里的想法。
?
“昊谦哥,你是来找我的吗?”
?
就在米芊芊觉得她和齐昊谦气氛尴尬的快要凝固时,之前像一阵风一样冲到齐昊谦面前的徐姣玲突然冒了出来。
?
因为齐徐两家一直交好,她又和齐昊谦差不多是一起长大的,所以她便理所应当的认为齐昊谦是来找她的。
?
但让徐姣玲失望的是,齐昊谦眼带深意的看了米芊芊一眼后,说:“我是来找芊芊的。”
?
说完以后,齐昊谦绅士地打开了车门,对傻站着像是鸵鸟一样埋着头的米芊芊说:“芊芊,上车。”
?
齐昊谦的声音并不是很大,语气也很寻常。但听在了米芊芊的耳朵里,却是带上几分不容拒绝的味道,就像是命令一般。
?
抬头纠结的看了齐昊谦一眼,米芊芊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上车。她心里当然是不想上车的,然而在齐昊谦那双深沉黑眸的注视下,她还是没骨气的选择了屈服。
?
对于米芊芊来说齐昊谦就好像有魔力一般,一旦她对上齐昊谦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她就觉得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
?
等米芊芊上了车财运五福星,齐昊谦回头看了一眼很想一起上车的徐姣玲,微微勾了勾嘴角说:“我们先走了。”
?
不等徐姣玲开口,齐昊谦开车离开,给她留下的,除了冷淡的态度以外,便是已经淡出她视线的车影。
?
未完待续,想看后续更多劲爆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