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立普电子睡眠仪毕业感悟之从心论治耳鸣-适心医事

黄光宜-思立普电子睡眠仪毕业感悟之从心论治耳鸣-适心医事

思立普电子睡眠仪毕业感悟之从心论治耳鸣-适心医事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8-06-03 82次查看

毕业感悟之从心论治耳鸣-适心医事

适心医事
公众号ID:sxyscyg
关注


陈以国教授:耳鸣从心论治
——毕业感悟系列

作者独白:
三年临床,能入陈师门下,侍诊于左右,闻道于其旁,可谓幸甚。恩师的大医风范,耳濡目染中,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医学见地,也为我的医学之路树立了航灯荆轲守。记得有位患者说:“只要见到陈院长,我觉得整个人都好了。”恩师的一言一行,深厚的中医文化底蕴,神奇的疗效,让身边的学生和患者都不禁肃然起敬。他不厌其烦的鼓励、安慰,让一颗颗病苦之心重新看到了希望。如此这般,恩师高尚的医德、高超的医技都在激励着我。愿我辈能继承和发扬恩师的大医风范,在医路上也能全力以赴为患者解除病痛。
导师经验:
陈师临证处方用针,在于将渊博的学识变通运用,虽有常法,但无定法。所以,他常教导我们,要多读医书,常看医案,日积月累,融汇于心,必有突破。陈师所治病种较多,内外妇儿都有涉猎,但他辨证精准、执简驭繁,从容之中,便常常效若桴鼓。在此,略谈陈师从心论治耳鸣的经验,以激励自我与同道中人。
耳鸣,是指无外界声源条件下,患者耳内主观感觉到的声音。中医学对耳鸣病的认知历史久远段国诚,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有19处关于耳鸣的记载。陈师认为耳鸣与心密切相关,从心论治具有重要意义。
心寄窍于耳思立普电子睡眠仪。故当心有疾患时,扰其所寄之窍,出现耳鸣。
心与心包之表经在经络上与耳有关联。小肠经与心经互为表里,三焦经与心包经互为表里。心与耳在经脉上有间接的络属关系。
心主血脉,主神明,以司耳窍。心为君主之官,统管人体全身脏腑、形体、官窍的生理功能以及精神意识活动,正所谓“所以任物者谓之心”。所以千变小宝贝,心神失其所主时,耳窍的功能就有异常。再者,心主血脉,有“奉心化赤”之说,能推动气血濡养诸窍,是形体官窍、四肢百骸生存的物质根基。心气血不足,或者心脉、耳窍瘀阻,耳窍无以充养,则致耳鸣。
肾开窍于耳,而心肾相交,心与肾两脏相互作用,互相制约暴劫柔情,以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心火能制肾水泛滥而助真阳;肾水又能益心阴而制心火,使不致过亢为害。心有疾,水火相济之平衡便会打破,则生耳鸣。
《灵枢?岁露论》言:“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故外界环境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人体。当今社会,生活节奏快,在各种压力之下,神经官能症、心理疾病、精神疾病的发病率也增多,这些疾病往往与耳鸣的发生密切相关。而且临床发现耳鸣也普遍引起焦虑、抑郁、人际关系障碍等心理、情志问题。
陈师治疗耳鸣时从心论治,取得很好的疗效,在仔细辨证后常配合经验用药以奏画龙点睛之效,例如常用蔓荆子、升麻以引药入窍或升举阳气;石菖蒲、远志以明耳窍,祛湿浊;茯神、酸枣仁以安神志。
陈师喜用姜枣为佐使,调和药性,缓药之偏性,并引药达经。姜辛走阳经,枣甘入阴经,阳气不足者,重姜轻枣以助阳化气;阴血不足者重枣轻姜以助阴生血。周继先陈师认为看似普通的姜枣不能小觑,虽是日常佐料,却含阴阳天地之机,仲景在伤寒论中便对姜枣的应用出神入化。辛者,散也,行也;甘者,缓也,补也,正如阴阳对立平衡,互根互用。
陈师认为,对脉象和缓,适宜针刺的患者,针药并举,往往事半功倍。针刺以天枢、通里、百会、丝竹空、听会、天冲作为经验取穴,并点刺少商、商阳少量放血。天枢,位于脐两侧,中焦气机枢纽,是陈师治疗整体观的一个体现,调理人体气机,同时为促进机体针刺得气做铺垫。通里,心之络穴,以安心神,通心脉;心神得安,脉络得通则无耳鸣烦乱。百会,诸阳之会,既能激发一身阳气,又能引药上行。丝竹不空则不鸣,陈师发现丝竹空对于耳鸣有很好的疗效。“耳中蝉噪有声,听会堪攻”,听会是百症赋里治疗耳鸣的有效穴,针刺听会与天冲以引药入耳窍。故点刺两经井穴以调理其气机,许多患者在点刺放血之后即有显著疗效。(点击蓝字链接阅读相关文章)
在临床具体辨证中,发现心与其他脏腑同病多见,或虚或实,辨证准确便药到病除。陈师认为心为火脏,阳中之阳,心气盛则化热,火为阳邪,其性炎上,心又寄窍于耳,可致耳鸣,这种耳鸣多是急性耳鸣。
而心火多与肝火夹杂,此类患者宜黄连上清丸合龙胆泻肝汤加减杨德贵,针刺主穴为少冲点刺放血泻心火,刺行间泻肝火,刺太溪助肾水以引火下行,刺曲池、合谷、内庭增加泻火之效;并配合经验取穴猛男滚死队。
心气血不足则无以推动血液濡养形体官窍,而心血亏耗多兼脾虚,所以此类患者可以心脾同调,宜炙甘草汤合归脾丸加减,针刺主穴为取心俞、内关以养心气血;取脾俞、足三里以调理脾胃运化之功;取血海、气海以养诸身气血;并配合经验取穴。
心阴不足,可见虚火上扰;也有肾水不足,不济心火,导致心肾不交;肝肾同源希奈丝特拉,肾水不足,水不涵木,又会夹杂出现肝阳上亢,其耳鸣为心、肝、肾同病所致也。故治疗宜滋补肾阴或者交通心肾上善若书,兼有肝阳亢者宜平肝潜阳。陈师常以桑螵蛸散合左归丸加减,针刺主穴为刺阴郄、太溪、复溜以养心肾;刺太冲、行间以潜肝阳;刺膈俞、关元、三阴交以养诸身阴血;并配合经验取穴。
心主一身血脉孟庭丽病逝,肺主一身之气,且肺朝百脉,助心行气血,以濡养清窍。故心肺不足,见耳鸣者,陈师常以益气聪明汤合生脉饮加减,针刺主穴为取心俞、肺俞、巨阙、中府以养心肺;取至阳、身柱以升举阳气;并配合经验取穴荣华归。
心脉瘀阻则耳窍不通悍王驯懒妃,且久病入络,耳鸣日久常伴有经脉瘀阻,此宜通窍活血汤合丹参饮加减,针刺主穴为取血海、心俞、阴郄、郄门以行血祛瘀,取率谷、耳门、瘈脉以疏通耳部络脉;并配合经验取穴。
陈师在临床实践中发现,耳鸣患者多伴有情志的问题,可能是引起耳鸣的病因,也可能是耳鸣引起的病果。无论病因病果,伴随耳鸣引起的焦虑、抑郁、失眠、孤僻都对患者的生活质量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其危害甚至超过耳鸣本身对于患者的影响。
陈师在临床处方时,认为对于心神失养者宜用酸枣仁汤加减,对热扰心神者宜用百合地黄汤加减,对阳虚神乱者宜用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加减。针刺主穴取神门、四神聪、神道、神堂以宁心神;取安眠、厉兑、隐白以促睡眠;并配合经验取穴。注重心神调养的方法,使得大部分患者在短暂的治疗中开始适应耳鸣十一抽杀律,能在耳鸣中安然入睡。
陈师认为,当今耳鸣发病,从因时、因人的角度,很大程度上与心理压力有关,而且耳鸣的发生又会扰乱心神。故在治疗时注重沟通疏导,指导患者注重起居导引,调摄身心,具有重要意义。
陈师在出诊时总会用很多时间与患者耐心地沟通,安慰鼓励患者,劝诫其提高自我疗养意识,规律作息,清心怡神,配合食疗以及自我导引按摩,并亲自示范耳鸣导引按摩的方法,包括推按耳屏法、按揉天牖穴法、咽鼓管吹张法等,以辅助调整耳窍的气血运行。
恩师临床经验丰富,实乃我辈临床取之不尽的智慧宝库。晚生用自己有限的学识,对恩师深厚的学术思想的总结只是冰山一角,而且难免有偏颇之处。在今后临床中,会谨记恩师的教诲,踏实做人,用心做事,精益求精,以恩师为榜样,不负患者的信任与托付。
回得去的是学校,回不去的是青春
本文字数:2800字
阅读时间:12分钟
关注我们
适心版主:陈以国
本文作者:朱磊
图文编辑:沈宇平
网络编辑:丁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