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者是谁的作品有谈资-蒋经国的最后时刻:离世卅年,“知”“罪”两难-新周报

黄光宜-思想者是谁的作品有谈资-蒋经国的最后时刻:离世卅年,“知”“罪”两难-新周报

思想者是谁的作品有谈资-蒋经国的最后时刻:离世卅年,“知”“罪”两难-新周报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9-05-01 77次查看

有谈资|蒋经国的最后时刻:离世卅年,“知”“罪”两难-新周报

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为了维持在台湾的长期统治地位,思想者是谁的作品曾尝试过多次政治方面的改革。但就改革的内容、规模、范围,以及改革的深度方面而言,应以蒋经国晚年推行的政治体制改革为著名,影响也最深远。这个曾经的政治强人,在人生最后时刻作出的抉择,其遗音仍回响在当下的台岛政局中。
1988年,首个来自台湾的返乡探亲团登上长城
举步维艰
1987年4月27日牛小强,是蒋经国的77岁生日。此时的蒋经国因为遗传了母亲的糖尿病,脚部神经痛严重。据其副官翁元透露,有一次,侍卫以热水袋为他敷脚,温度太高,蒋经国却连自己被烫出一个大水泡都浑然不觉。
但他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据时任“总统府”机要室主任兼“总统”秘书室主任王家骅透露金甜甜,医生曾建议他拿手杖,蒋经国觉得不好看,一直坚持自己走路。不过,到后来,即使有副官搀扶,他也已经举步维艰,最后医生再三劝阻马克图姆王储,他才改坐轮椅。
蒋经国不愿坐着轮椅出现,每一次开会,他都第一个到达会场,好让副官在没人看到的情况下将他推进会议室贝儿偷钱,也会最后一个离开。
此时,大陆的发展已初见声势,苏东的巨变开始酝酿,加上对自己随时有可能离世的担忧,蒋经国找来亲信私下协商,一次次重申,他决心引进“逐步推动”的四项政治改革计划重生修蛇。
成为“总统”之前,蒋经国的经济改革、尤其是其中的“十项建设”,令台湾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在十余年间,人均所得翻了十余倍之多。
“十项建设”是硬实力的部分。在硬实力建好后,蒋经国开始关注“软实力”了。这年5月,蒋经国下令,1980年“军法大审”中犹在牢里的被告,除了施明德以外,全部释放凤姐夫。
这些人的案由是发生在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当时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人士”,于12月10日组织群众进行游行及演讲,诉求民主与自由吴怡铮,终结党禁和戒严。期间,一位配戴国民党徽章的20余岁不明人士混入群众中朝演讲者投掷鸡蛋,一场争斗随即引发镇暴部队与群众的严重冲突。当局大举逮捕“党外人士”,并进行军事审判,总指挥施明德被判无期,其他人皆获有期徒刑。其中包括此后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吕秀莲、第一位女性民选市长高雄市长陈菊,而辩护律师中有一位是陈水扁。
“美丽岛大审”成为蒋经国“迫害台湾民主”的标志,1987年5月的这次“大赦”也未能将指向他的矛头扭转芮呈和。
长达38年零56天的解严被解除
1986年10月,美国《华盛顿邮报》时任发行人凯瑟琳·格雷厄姆率团赴台采访蒋经国。当时,蒋经国就对采访团说,台当局会制定相关“安全法案”,解除解严。
数月后,1987年7月14日傍晚,台湾时任“新闻局长”邵玉铭缓步踏进“新闻局”记者室:“奉‘总统’令,宣告台湾地区,自76年(1987年)7月15日零时起解严。”邵玉铭手拿资料,脸上的微笑无法收住。
自1949年5月20日零时始,38年零56天戒严时期,台湾民众基本人权受到普遍限制。
一个不识字的马祖渔民会因为天气特别清朗,说了一句“今天天气很好,风向、潮流也不错,开到大陆很近”,就成了“叛乱犯”,被判5年;一位中学英语老师因为思想“左倾”而被监禁17年,罪证之一是他有一本《汤姆历险记》,作者是马克·吐温,都姓“马”,“和马克思有关系”。
著名台湾歌手邓丽君的歌曲《何日君再来》被认为是期待八路军的到来,《妈妈你也保重》让人在军中想妈妈,会“怀忧丧志”——统统都被禁。
蒋经国之所以解严,实因这是一股沛然莫能御的洪流。从1970年代中期后达仁夫妇吧,不仅国民党外的民主运动蓬勃发展,各种要求解严的声浪不断,国际局势也正在发生变化,台湾的人权问题也逐渐受到世界注目,当局颇感压力。
1985年,蒋经国收到前美军顾问团长戚烈拉将军亲笔来函,信中提到戒严对台湾不利,在国际社会造成负面影响,已成台湾包袱。
当时的两岸情势和国际关系,使得继续戒严越来越不可行。相比岛内的反抗者给予的压力,蒋经国更在意的是“以改革争取美国为主的外在支持”。不过,决定解严时,还是有不少人反对,蒋经国藉其“威权”,一一扛下。
第一波回大陆探亲的人
在实现解严的1987年初,还发生了一起戒严时代极其罕见的示威。台湾的“老荣民”(指跟随蒋介石来台的老兵)突然带着决绝的信念,走上街头。曲芷含
“今生不能活着见父母,死也要回大陆!”喊出这口号的,是祖籍湖北房县的老兵何文德,他是“外省人返乡探亲促进会”的发起人和会长。
当时,因应1979年中美建交新女驸马gl,蒋经国在两岸关系上采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已持续有年,回大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老荣民”的示威震惊了台湾社会,且渐有扩大的趋势,新当选“立委”的赵少康在第一次质询时,就提出该开放大陆探亲的议题。
对于曾身为“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主委的蒋经国而言,他十分理解老兵的诉求,甚至为了对抗党内的“保守势力”,他整合自己的人脉,集合老兵的势力施压。
王家骅回忆,每个月他都要向蒋经国报告老荣民的就学、就业、就医数据,他称蒋经国曾经亲口跟他说,“这些老荣民,应该要相信我,我的父亲把他们带到这边来,我当然要照顾他们,我怎么会不照顾他们呢?我只要有一碗饭,我就要分他们半碗。”
后来,探亲一事交给副秘书长张祖诒和马英九共同安排,马英九做出被称为“颖考”项目的两岸探亲计划,在“三不”的前提下,透过民间团体安排,经过香港进入大陆。该计划在当年6月4日呈送蒋经国核定后,交给“行政院”与国民党中央党部执行。最后在11月2日正式实施。
何文德和其他数十位老兵成了第一波探亲的人。
公开改选“立法委员”
1987年12月25日,像每次参会一样,“总统府”的副官推起轮椅,将蒋经国送至台北中山堂的主席台上。这一天便是“行宪纪念大会”,他想在这次会议上宣布关于“立法机构”的改革。
当时由于民进党推动群众抗争,情势紧张,所有人都劝阻他不要去,蒋经国说,“你们怕他们打我是吧?没关系,他们要打就让他们打好了,一切照常来做。”
一年前,民进党突然宣布在圆山饭店建党。彼时的台湾尚未解严,私自建党并不被允许,但在思索一夜后,蒋经国第二天召开内部会议,听取与会人员不同的意见后,称“小不忍则乱大谋”。三天之后的中常会上,他宣布,台湾要慢慢走向民主,并没有给“违法”成立的民进党设置障碍。此时的蒋经国已经知道,抓人不能解决问题。
而他坐车前往“行宪纪念大会”会场时,3000名示威者围住“国民大会”呼喊抗争口号,镇暴警察以铁丝网阻挡;会场里,11个民进党籍“国大代表”掀出“老贼下台”的抗议布条。
蒋经国示意副官推着轮椅上台,欢迎掌声稍止,民进党“国代”继续高声喊叫。蒋经国似乎不以为意,继续向代表们简短地问好。他坐在轮椅上,说很荣幸来参加卧龙吟巡查,并请“国民大会秘书长”何亦武先生代为宣读他的讲话,其中提到,必须“改进‘国会机关’的组成”,宣布改进资深“中央民意代表”——即被诟病的“万年国会”将分期退职,并且公开改选全体“立法委员”及“国民大会代表”。
“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完成”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三次口吐鲜血,倒在床头。去世前,气若游丝的蒋经国请秘书王家骅帮他记下遗嘱。他跟王家骅说:“在我们家乡有句老话,‘油尽灯枯’。可是,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完成。”
蒋经国去世三天后廖有梁,趴在荣军总医院冰库里父亲冰冷的尸体上,蒋孝严、蒋孝慈泪如雨下。蒋孝严和蒋孝慈是蒋经国的私生子,直到蒋经国夫人蒋方良去世后,二人才认祖归宗。
除了蒋孝严、蒋孝慈外,蒋经国还有四个“嫡出”的儿女,如今在岛内政坛上,“蒋三代”已无一人握有权力。
早在1985年8月16日,蒋经国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表示,“总统”依“中华民国宪法”选举产生,同时表示“从没有考虑过由蒋家成员继任‘总统’”,在“国民大会”发表讲话时,他重申“蒋家人既不能,也不会主政”。当蒋经国获悉蒋孝武、蒋孝勇兄弟有意竞选国民党“中央委员”时,还曾交代秘书长马树礼制止。
台湾政治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薛元化认为,这是蒋经国为了挽救国民党做出的举措。
(本版文章据《看天下》 张珺/文)
[附录]蒋经国至死都奉行“一个中国”立场
1987年,距台湾解严还不到两个月,蒋经国次子蒋孝武的前妻汪长诗与其父汪德官不远万里专程来台湾看望蒋经国,令他非常感动,仍以“亲家公”和“儿媳”之礼待之。
这次拜访,汪德官将一盘录像带亲手交与蒋经国,说是“那边”一位朋友所托带来——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既熟悉又模糊的场景:浙江奉化溪口镇东口武岭门,门上“武岭”二字,仍为当年为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所留笔墨;蒋家老宅丰镐房,有蒋介石出生的地方玉泰盐铺,以及武岭学校,蒋氏宗祠,还有蒋经国住过的小洋房,均原封不动保持完好;尤其是蒋介石母亲王夫人的墓地修葺一新,墓碑上孙中山亲笔题写的“蒋母之墓”依在。
蒋经国情绪非常激动,泪流不止。实际上,蒋经国至死都奉行“一个中国”立场,他在不同的场合多次提到,“两岸是血脉同根,政治歧见难道一直能够让台湾海峡成为阻隔民族来往的鸿沟吗?”

长按↑图片,自动识别二维码胡冰冰,点击关注
或直接搜索微信号:xinzhoubao
最新出刊《新周报》,更多精彩等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