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巴戟天的副作用我的剑三故事之师傅半缘君-环环写写的地方

黄光宜-巴戟天的副作用我的剑三故事之师傅半缘君-环环写写的地方

巴戟天的副作用我的剑三故事之师傅半缘君-环环写写的地方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8-10-19 58次查看

我的剑三故事之师傅半缘君-环环写写的地方
今天这故事的主角对我很重要,所以篇幅会比较长卫殃。
炮萝寻花花不在是我的第二批亲友,我一直记着她是因为两件事:一个是她下了几次副本就看透一切果断A游戏,另一个是她让我有了剑三的第一个师傅——半缘君。
花花的帮会叫南柯羿梦,半缘君就是这个帮会里的,还是她师傅。我和花花一起玩,自然就认识他了。
我们三第一次在唐门挖宝,花花挖出了藏宝洞野人谷,当时谁也没打过藏宝洞,进去之后发现根本打不过。我叫了一个亲友,她到了发现进不了藏宝洞,我们想出去接她,结果再也进不去了,想想也挺乌龙的。

他只有花花一个徒弟,花花A了之后他挺失落的。我看着有点于心不忍,就找了个机会跟他说,要不我拜你为师吧,这样做日常就可以领师徒奖励了。他也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双方一拍即合。
此前,我都是叫他半缘君,喊起来挺别扭的,那会读书少,并不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此后,我就改口喊他师傅了。他叫了我一段时间“徒弟”后,换成“川川”。但自从我拿了冬至的串烧武器之后,他就改成了“串串”。我强烈反抗,他更强烈地坚持;我后面麻木了,他也懒得改输入法了,所以一直喊到了现在。
他当初对花花挺照顾的,到我这了就搞区别对待了。被他打压多了,我也找着机会就黑他。
他在战乱长安被狼牙兵打死了,躺地上没起来。
我:哟师傅,天上又没星星你躺着看啥呢?
师傅:我在思考你是不是个人妖?
我:本人性别女爱好男。
师傅:我看你的性别和爱好都有问题。
我:你起来。
师傅:嘎哈?
我:我保证把你乱刀砍死!

跟师傅熟悉之后,被他拉去歪歪。我那会的普通话比现在还要糟糕,说话又带有南方口音。他是浙江人,发音挺好的,可老爱学我的口音腔调,经常把我惹毛了,再没心没肺地开怀大笑。我的照片发在空间里,别人都说可爱,就他说串串,你脸太胖了,该减肥了之类的话。你都三十多的男人了懂事一点好吗?!
师傅的审美奇特,脸型又瘦又短,还学陆小凤,总爱穿那些很老的外观,说是有江湖气。按照剑三的成男审美标准,他绝对能进入十大丑男排行榜,但他总是自信而又嘚瑟地宣称:真正的审美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他有一套外观是素色圆领的,像是捕快装,背上还有一个包袱,他说这才是真正的侠客风范,其他一切都是娘炮。
有回他打秦皇陵,遇到一个跟他穿同样外观的成男,相见恨晚的两人就真男人的审美交流了看法,最终惺惺相惜地合影留念佩恩·贝格利。打完本之后,他特兴奋地给我看截图,抒发了“茫茫人海,吾道不孤”的感慨。我心想傅吾豪,自己这师傅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侠客套装
师傅是个马贩子,马是这个游戏里最吸引他的东西。后来新赛季要开大草原的地图,他非常期待,打算要在大草原策马奔腾。我问你是要和谁共享人世繁华吗?他回了我一个鄙视的表情,然后说,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不成熟的武侠梦,剑三就是我圆梦的一种形式。我从这话里体会到一种苍凉感,于是放弃了抬杠。
我起初的帮会的帮主也是马贩子,还是个PVP。师傅和他都在抓马群里通辽四中,认识,但是没有交流。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老是打过时的副本,不敢去新开的副本。我记得师傅在战乱长安茶馆旁边的小山坡上跟我说了一大堆,最后说我求求你了,去打新本行不?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就答应了。为了让我方便跟团,他把我拉进了他们的帮会王俊逸。

影响了我一生的串烧武器
退原帮会的时候,我跟帮主说明了情况,没想到他会在抓马群里指责我师傅挖墙角傅玉斌,让我师傅小心点。我师傅没理会,一个是他从来不搭理不相干的人,另外一个是帮会不少人玩PVP。
师傅在帮会里,算是一个名人吧,大伙给他起了一个亲切的外号:黑君。我头一回跟帮会团的时候,团长介绍我是说“黑君的徒弟”。有段时间我师傅爱穿全身黑的衣服,我以为是这个缘故,没想到是因为师傅跟团不是遇不到自己的装备,就是遇到土豪,双方互撕,他经常以巨额拿装备。
师傅玩的是田螺,那会都是玩惊羽的多,武器一般都是底价拿勇者湾湾。可他就是没那个脸,一直遇不到特效武器。有一次我跟帮会的逐虎团,出了田螺特效,责无旁贷地发给他了。他上线看到之后,回了两个字:逆徒!

黑这气质是一脉相承的,因此我的明教也一直没遇到特效输出武器。幸好的秀太没挂他名下,否则就拿不到特效武器和夜幕星河了。
夜幕星河是剑三活动期间的大战掉落物品,很多人专门为此去刷大战神起国度。我当时随便做个日常就掉落了,还让我给roll到了。师傅不信邪,拉着我去华清宫刷夜幕星河,天天刷。我在的时候找我,我不在的时候找帮会的人或者我徒弟。
有一次中午,我正在带小徒弟修九,徒弟宁抱抱忽然私密我。
宁抱抱:湿父我觉得我师祖是不是因为伞疯了?
我:何出此言?
宁抱抱:我跟他打招呼,他就说嘘,然后突然跟我说,快说伞!!!!说usdcnh!说越多越好,我要开箱子了!

到了晚上,我跟抱抱去刷伞,叶竟生看到师傅在好友频道喊来个奶妈,出了给五万。我就跟抱抱说,我觉得你师祖应该差不多疯了。
他没能喊到出伞的奶妈蔡光明,又把我喊去了,可怜摸了安禄山一晚上英灵君王,毛都没有。最后他出离崩溃地告诉我,他已经把音响打开,点了两首《明天是个好日子》。
直到活动结束,师傅都没能刷到夜幕星河,反倒是我的亲友诸葛空空刷到了。果然上帝是公平的,既然给了我师傅独特的审美,就不再给他独特的运气。
说来也怪,巴戟天的副作用虽然他在装备上黑到骨髓,但在别的方面却挺红的。一个是奇遇,他竟然有奇遇的披风,把帮会的人给羡慕得不行,大家都找他要举高高。我也要,他给我一个鄙视的表情,说成女太重了举不起来。我要换秀太,他嫌弃秀太不是萝莉还丑,死活不肯,最后下线了。哼!

他还红马,抓到的那些马就不说了,说他在烛龙殿刷的马,真不少。
我第一次跟他去刷烛龙殿,他说要喊老板,开拍团。结果真的出了踏炎,拍了17万,13个人,每人分了13万多。但是,团员最惊讶的并不是发现掉马的那一刻,而是老板交易17万给师傅,却发现无法交易的时候。大家伙一下子全反应过来了——资金上限,真土豪啊!
师傅只能先把他的15万交易给我。我看着背包里的巨款,说师傅,咱师徒从此恩断义绝,江湖不见。忘记他怎么回复我了,总之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作为马贩子的徒弟,也是有好处的,比如我明教的马和马具就是他送的,连被他嫌弃的秀太也没落下。后来我玩的其他角色的马,还有我养了卖掉的马,以及给我徒弟做见面礼的,都出自他之手。我挺不好意思,知道他喜欢吃芒果,就给他寄了两箱。

很多时候,师傅给我看到的都是逗比的一面,其实他也有柔性的一面。
冬至活动的装备外观朴素,我很喜欢,拉着师傅去截图。我们在成都擂台旁边的柱子上截了几张,他说不好看,就带我去了明教的映月湖。他有渡情的竹筏,带着我一起游湖,然后让我随便截。
这个渡情有一段小故事,关于我师祖。师祖是个道姑,在我师傅还是小白的时候收的我师傅。别人教徒弟都是教做任务、弄装备之类的,她却是带徒弟跑地图。师祖说剑三的一景一物,都是设计师为玩家精心设计出来的,如果只沦为背景,未免辜负了设计师。剑三的水是师祖最喜爱的,她想等凑够积分以后,换一只渡情,在水里慢慢地游荡。
师傅听了师祖这话,立刻买了一只渡情,然后跟师祖说金慧珍 ,不用等了,现在就可以。
真不愧是我师傅!
受师祖的影响,师傅也很喜欢寻找剑三里好景致,还特别喜欢水景。只是后来师祖A了,水面上就剩下师傅和渡情了。

师傅没有拜新的师傅,却收了一徒弟,是个花萝。
清明节活动,我跟师傅组队打猴子,有个花萝组了我们。打完之后,那个花萝喊了一句师傅,师傅这才注意看花萝的ID,认出来是他以前的徒弟。他们随便说了两句,花萝就退队走了。
原来花萝是师傅的第一个徒弟,他会的都教给花萝,不会的,网上学习了再教给花萝。他带她下副本,给她拍装备,她也知道师傅是真心待她好,承诺要一直给师傅当徒弟。可是没多久,花萝找了一个情缘,是个团长,情缘希望她能跟他绑定师徒。花萝觉得很为难三顾草庐缩写,就问师傅怎么办,师傅直接就把她删了。
因为这件事,他就再也不想对徒弟太用心了,而且反感情缘这玩意,告诫我说别玩什么情缘。我就跟他撒泼闹啊蔡炳丁,嘤嘤嘤,我哪里对不住你了,你给她拍装备不给我拍德布佳达,不行!我也要特效武器,要大铁!

我玩藏剑的时候,唔,说来有点不好意思,我瞒着他找了一个情缘。后面发现处不来,死了,不过心里真不是滋味。我就跑去跟他哭,他问咋啦,我没敢直说,就说PVP太难玩了呀,插旗老输老输,太难受了呀。师傅,我是不是真不适合打架呀?
师傅把我叫到扬州,撑起他的渡情,带着我从扬州城外一路向南,一边还给我念诗:亭台氤氲步轻尘,青石粼粼柳巷深。粉面纶巾卷中客,淡酒温壶伴残樽。
我:意境挺美,哪抄的诗啊?
师傅:这都不知道,地图东边啊!

跟他一路插科打诨,一边欣赏水上光景,然后在再来镇的花树下截了张图,发给他问好不好看。他回了几张他截的图,表示水景最美还是丐帮,我说那就走起啊。刚要神行,就被他打断了,说我不懂情趣,丐帮都是水路,肯定是要坐船去啊。然后他就带我到扬州码头,乘船前往丐帮。
到了丐帮,真是大开眼界。后来,我攒够了积分也换了一个渡情,也带亲友去了丐帮,回想起来这一幕,觉得有时候开心真的很简单。

师傅撑了一晚上船,最后上了岸,问我好点没,我说好多了。他又送了我一匹马,还给了我一个抱抱,并开导说打架这事啊还是要慢慢练,多花点时间,就会有进步了神医皇后。我没来得及感动呢,他就无限感慨地说,真是太羡慕我了,竟然有这么好一个师傅。对对对,我也羡慕你天是红尘岸,有这么好这么好一个徒弟!
我想起来帮会团开荒英雄逐虎那会,在最后一个BOSS开打前,师傅给作为主T的我挂了一个生死蛊。那是他从五毒弄来的,说是像大师的舍身一样,他可以帮我分担伤害保我不死。我当时也是头一回听说生死蛊,事后想想,这又成为了师傅的加分项。只是刚刚百度了一下,发现生死蛊在25人英雄根本不能发挥作用。
我师傅怕真是个傻子。

傻子师傅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摄影师,喜欢黑白调。有一次跟朋友去海边玩,他拍了人家的大屁股还晒到朋友圈,应该屏蔽了那位仁兄了吧,否则他也不能活到现在。
他自己的照片也爱调成黑白,真是一点也不怕别人误会。脸廓棱角分明,难怪说我脸胖;头发挺长,跟半缘君一样留着胡子,有点艺术家的范儿,又有点吊儿郎当的。
他说过他是个离异的老男人巨鲸音乐网,可我从来没听他提过他前妻的事情。不过,有段时间他心情低落,在空间写了一些文章,其中有一篇就说到了他的前妻,字里行间尽是追忆。文中有摘抄他前妻的诗句,跟他狂放不羁的文风截然不同,却是让他感到非常骄傲的。
为什么还会分开呢?不知道。
后来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了元稹的诗《离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只得叹息一声。

我们的帮会慢慢散了,师傅不怎么打本了,我也只玩PVP,不过每周都跟他一起杀猪,因为他抓马得点神行,得花钱。我们师徒不知道杀了多少只猪,终于有一周,不用杀了,帮主把帮会卖掉了。
师傅上线的时间渐渐少了,我只是在朋友需要买金的时候找他,相互间聊得也不多。
有一段时间,他得了场大病住院了,有人盗了他的号,把他所有的马都用很低很低的价格挂到了交易行,马市崩了。他回来之后看到被洗劫一空的仓库,也没太大反应,继续有空了就抓抓马。
这些我都不知道,是一个抓马的师弟得知半缘君是我师傅后,才讲给我听的。我跑去问他,他的反应也是淡淡的,说都过去那么久了有啥好说的。
我突然想起来以前他是不健身的松景科技,后来我找他帮朋友买金的时候,好多次他都说在健身。也许是那场病,给了他不一样的东西吧。
有次看到他发朋友圈,说的是因为别人的打扰导致他不能按计划健身。不知道为什么,他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被抢了棒棒糖的男孩,气愤而又无可奈何,然后很委屈。

前几个月,师傅要到杭州做项目,说请我吃饭。我觉得自己还没找到工作,不好意思见他,他吐槽了我这个奇特的脑回路,完了还是说那下次吧,反正近。
昨晚,我们立场坚定地互黑了对方的微信头像后,他跟我打探了杭州一房一厅的房租多少钱。
我:师傅你这是要给我租的么?
师傅:纳尼?我这破产了!下个月要到杭州发展,给自己组哒!!
我:那我是不是可以经常蹭饭?
师傅:管你吃到180斤。
(哼,居心叵测杏林纪事!)
师傅:你工作了吗串串?
我很自然地回复了一句“又离职了,在找”,回完发现自己真的是被潜移默化了,同时也觉得好丢脸——我特么又失业了,苍天啊大地!给月薪过万的老板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