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乐吧我的不孕,原来是他们策划的一场阴谋-精英读史

黄光宜-思乐吧我的不孕,原来是他们策划的一场阴谋-精英读史

思乐吧我的不孕,原来是他们策划的一场阴谋-精英读史

黄光宜 全部文章 2019-04-24 76次查看

我的不孕,原来是他们策划的一场阴谋-精英读史
第一章 绝境归来
缅境,东戈沙漠。
残阳坠落天际,将整个沙漠浸染上一片血色。燥热的狂风席卷着广袤沙海,瞬间拔起一道巨大沙柱。
这里是缅境著名的生命禁区,距离最近的村落都在百里之外。而此刻,这片无人区里却人影攒动。
十多个穿着沙地迷彩的雇佣兵隐蔽在风沙之中,目光全都看向一处。
那里坐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年轻人。在年轻人身边,则散落着一地尸体。浓重的血迹将周围沙漠都染成了深褐色。
三天三夜,足足三天三夜,他们设计了无数陷阱李重甲,耗费无数精力,才将这个年轻人逼进了荒漠之中。
一番大战之后,年轻人的队友全都战死,终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而这群雇佣兵付出的代价是,六十人的国际佣兵团,如今只剩下了十多个人。
要知道,这些人可是从全世界佣兵组织中挑选出来的精兵悍将!超过80%的战损比,谁也想不到,这场战斗会如此的惨烈。
"王庸,你的队友全都死光了,你还有什么依仗!束手就擒吧!"一个佣兵冲年轻人喊道。
叫做王庸的年轻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眯起眼睛看着远方斜阳,慢悠悠从旁边尸体上摸出一根烟。
啪一声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等烟圈徐徐消散在空中后,王庸才淡淡开口:"束手就擒萧龙王?就凭你们这几个人?"
声音虽然充满了疲惫,但是里面传出的轻蔑却瞬间让剩下的雇佣兵们暴走。
"大言不惭,找死!给我上!"
久经阵仗的雇佣兵相互掩护着梦见跳伞,发动了最后一轮攻势,要将王庸斩杀在这茫茫荒漠中。
只是他们才刚刚跃起,耳边忽然传来隐隐海啸声。声音跟大漠风沙夹杂在一起,构成一股巨大的洪流,狠狠冲击着所有雇佣兵的心灵。
"什么声音?"雇佣兵们愣住了。
这里可是沙漠,怎么可能有海啸呢?
而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声音的来源。
竟然是来自王庸的体内。
方才还疲惫不堪的王庸,此刻就像是服用了兴奋剂一般,眼中射出血腥色的光芒,一跃而起。
只见他连续几个寸步,身形隐藏在行进的风沙里,瞬间就杀到了雇佣兵侧后方。
快,无与伦比的快!
刷刷刷,伴随着四起的刀光,一蓬蓬鲜血飚射而出。王庸好似一阵风,每吹过一个雇佣兵身边,那个雇佣兵就会手捂喉咙,骇然倒地。
而他们死后的表情一模一样,全都是充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
他们想不明白,同样是进行了三天三夜苦战,为什么王庸还能有这种体力跟非人的速度?
"怎……怎么可能?"临时兵团长,有着"东亚佣兵之王"之称的德猜看到这一幕,不禁愕然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轮到你了。"王庸微微笑着,像是嗜血的杀神,将兀自滴着鲜血的匕首指向了德猜。
从王庸的动作里,德猜敏锐感知到了危险。想都没想,德猜就用出了最强一击。
二十年佣兵生涯,能够逼迫他用出这一招的只有三个人,那三个人无一不是响当当的人物。而在此之前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逼迫他用出杀招的第四个人,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无名小卒。
蛇炸尾!
这是德猜从古泰拳里领悟的一招必杀技,利用全身筋肉发力,甩出去的腿充满爆炸力量。就像是巨蟒炸尾,一下就能抽断一棵大树。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招数都是多余的!
德猜目光阴狠的看着王庸,今天他绝对不能让这小子活着离开大漠!
啪!
一声响亮的音爆炸响在空中,德猜的双腿隐藏在漫漫风沙里,骤然到了王庸脸上。只要这下抽中,王庸脑袋就会像是熟透的西瓜一样,轰然爆开。
"去死吧!"德猜疯狂大喊着。
只是话音才落,他大张的嘴就定住了。
接着便是一阵骨骼寸裂的声音,咔嚓咔嚓,绵延不绝。
当声音结束,德猜骇然发现自己甩出去的双腿已经没了,只剩下地面一堆血肉残渣。
而王庸的右腿正徐徐收回。
显然在刚才的硬碰硬里,德猜自以为傲的力量沦为了可怜的笑柄。
"不!这不是真的!"德猜崩溃了。
王庸没说什么,只是怜悯的看了德猜一眼,手中匕首一动,就结束了他的生命。
一代佣兵之王自此陨落。
风更大了,漫漫黄沙如海浪般层层涌动,逐渐湮没了这个血色世界。
王庸看一眼天际,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摔倒在地。
黄沙漫卷,顷刻间掩盖了王庸身体,将一切痕迹就此抹去……
天泰市某小区出租房内。
一个男子骤然从床上坐起,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是王庸。
他又梦到那一幕了。
准确的说,那不是梦,而是一幅幅历历在目的真实场景。
72小时绝境作战,十二人分队斩杀六十人佣兵团,军方单人斩最高纪录。也许这些战绩听起来很辉煌,辉煌到足以让国内外所有势力对此严阵以待。但是仍然无法掩盖其背后存在的问题中华鹰鹘苑。
王庸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简单的演习计划,会变成一个早已布置好的诱杀陷阱。为什么到了最后,这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他的头上。
最终他成为替罪羔羊,承担了指挥失误的责任,被迫提前退役。
脱掉被冷汗湿透的上衣,王庸胡乱擦拭着身体。
揉揉发涨的脑袋,王庸忿忿道:"妈的,既来之则安之,想那么多干吗?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早晚有一天我会找出真相,给死去的兄弟们一个交待!至于现在,还是多想想怎么找个工作吧。"
距离他退役回来,已经快两个月了。而让他羞于启齿的是,身为兵中之王的他,直到现在都没能找到一份工作。
顺手将上衣扔在床上,只穿着一个四角平裤的王庸摸起手机,准备搜索一下最新的招聘信息。
这时却听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随即一个轻柔甜美的声音传进王庸耳朵。
"王大哥,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十万分重要!"
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美女出现在门口。
精致的面孔,凹凸有致的身材魔盒与歌声,配合着一双会说话的眸子,让人第一眼就为之迷醉。
她是王庸的合租室友,叫做安然。天泰市某辖区派出所的一名警花。
"安然啊,什么事?"王庸顺口应着,抬起头。
而抬头的一瞬间,却被安然的穿着吸引住了,眼睛再也挪不开。第二章 兵王当家教?
今天的安然一改往日保守风格,上身一件短小的战术背心,下身则是一件热裤。战术背心的贴身设计正好勾勒出一幅美好的画面。
而深知此类战术背心穿着习惯的王庸,几乎顷刻间就想到了安然现在的状态。
真空上阵!
咕咚一声,王庸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没想到这小妮子这么有料,真空状态下竟然还有这等让人叹为观止的规模!
深受刺激再加上又是清晨,王庸瞬间有了反应刘氏神卡。
"王大哥,你怎么了?"察觉王庸奇怪状态的安然,不解的问道。
只是王庸还没回答,安然就一下子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当即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大呼"流氓",顺手将手里几件小衣服砸向了王庸面门。
咚一声,门关上,安然掩面而去。
而呆愣的王庸则忘记了躲闪,正好被安然扔过来的衣服砸中。
王庸只觉眼前一片黑暗马场良马,慌忙伸手将脸上的衣服拿下。
而在拿下的时候,王庸却闻到一股从未闻过的馨香,不是洗衣液的,也不是香水的。
怀着疑惑看向手里的衣服,王庸却是差点喷出鼻血来。因为这两件衣服是安然刚晨跑完换下来的,还没来得及去换洗,就砸向了王庸。
而那种馨香味道,自然也是安然自带的体香。
"要人命,这小妮子简直要人命!"王庸疯狂嘟囔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王……大哥,我……我的衣服……"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声若蚊蝇的声音。若不是王庸耳力好,绝对听不到。
却是安然终于想起砸向王庸的是什么东西来了,想要拿回去,却又不好意思。
"咳咳……"王庸干咳几声,赶紧穿好衣服,整理下情绪。然后拎着安然的小衣服打开了门。
"安然,你的衣服。放心,王大哥什么也没看见!"王庸用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口吻保证道。
这却让安然更加羞涩了,小脸通红,连看都不敢看王庸一眼,迅速抓过衣服就往自己房间逃去。
看着安然羞涩的模样,王庸忍不住一笑,故意道:"安然,我发现你还真是人民的好警察啊。"
"啊?为什么?"安然诧异的回头,停住了脚步。
"因为你无时无刻不忘遵守法律啊。你看,你不戴纹胸代表你不犯包二乃罪,不穿内内是不犯包庇罪。警察做到这种程度,难道还不是人民的好警察吗?"王庸一本正经的回答。
"王大哥,你……"安然顿时脸羞的更红,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王庸则哈哈大笑,愉快的洗刷去了。原本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调戏美女的感觉真好!
当王庸洗刷完毕,准备出门去找工作的时候,安然却是整理好了心情,再次出现在了王庸面前。
"王大哥,我刚才是想跟你说,我帮你找了一个工作。"安然道。
"工作?你们警局的?可是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不想再做了啊。"王庸诧异的问。
"不是,是我的一个朋友。她托我给她妹妹找个国学家教,我正好想到你在这方面很有研究。你不是发表过这方面的文章,还在部队开过学习班吗?于是我就推荐了你。"
"家教?这……我一个当兵的去当家教,这恐怕专业不对口吧。再说了,我那些文章都是瞎写的,做不得数。"王庸连连摆手。
让他教杀人还行,教学习,还是算了吧。而且当初在部队开办学习班,主要还是用国学里的"阳明心学"来强化战士心理素质,根本跟教书育人无关。
"可是我看过你的文章,明明很好啊!我觉得你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再说了,我已经跟朋友说好了,今天早上八点钟你去面试。你总不会让我爽约吧?"安然眨巴下眼睛,用一种委屈的口气道。
不得不说,短短两个月相处,这小妮子就已经拿捏到了王庸命门。只要一表现出楚楚可怜的神情,哪怕天大的事情,王庸也会答应。
果然,王庸挠挠头,不忍心拒绝了。
"好吧,那我去试试看。如果应聘不上,可不要怪我丢你人哦。"
安然却兴高采烈的欢呼一声,道:"以王大哥你的水平,怎么会应聘不上呢?你可是……"
说到这,安然似乎意识到要说漏嘴,戛然而止,将后面的话收了回去。
"可是什么?"王庸不禁疑惑的问。
"啊,没什么。你可是我心中最厉害的人姜健雨!王大哥你快去吧,现在都7点45了,我那个朋友最讨厌不守时的人,千万不要迟到啊。"安然说着,伸出小手就把王庸往门外推。
软绵绵的小手推在王庸腰间,让王庸忍不住心中一荡。
"天舍燕园66号,记清楚地址。直接打车去,千万千万别迟到!"安然一边推,一边催促着王庸,生怕王庸错过这次机会。
王庸只能点头答应着,急匆匆下了楼。
"天舍燕园?似乎是天泰市有名的豪华别墅区啊。安然还有这种朋友?"王庸纳闷的想着,走出小区,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第三章 钟心钟意
能够在早班点这么顺利的打到车,大大出乎王庸预料。
谁知道,王庸还没上车呢,却猛然察觉身旁一阵风刮过,接着就见一个红衣女子抢先一步,窜进了车里。
上车之后,女子看都不看王庸一眼,就跟司机师傅说:"高新科技园,快点!我赶时间!"
口气无理,颐指气使。最重要的是,从始至终她都没对王庸有所表示,好像这辆车是她先拦下的一般。
这不禁让王庸气愤了,想要跟那女子讲理。可是看她表情,分明一副泼妇形象,王庸是绝对不可能吵得过她的。
难道就这样算了蔡加敏?
眼珠一转,王庸忽然笑了起来。
伸手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了出租车司机。
"师傅,这是我女朋友。她跟我闹别扭了,麻烦你帮我把她送到机场,路上不管她怎么闹腾都不要理她。谢谢了。"
司机师傅看看女子,再看看王庸。果然两人一副谁也不爱搭理谁的样子郁南e家。
于是点点头,道:"兄弟放心,保准给你送到!"
说完就要开车。
这下子那女人却是急了:"谁是你女朋友?你是哪根葱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模样!我不去机场,高新科技园,快点!耽误了时间小心我投诉你!"
"阿红,你不要这样。再闹下去会误了飞机的。师傅开车吧,八点二十的飞机,别给耽误了。"王庸苦口婆心的劝道。
被王庸这么一搅合,司机师傅却是更加相信两人闹别扭了,于是发动车子真要往机场驶去。
而女人怎么解释都没用,顿时吓得哇哇大叫张琼姿,以为遇见拐卖妇女的新型手段了。
"砰"一声打开车门,连滚带爬的下了车。一边跑还一边哭,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见女人跑远了,王庸这才得意的一笑,拉开车门坐进了车里。
而这时,司机师傅兀自没明白过来,还在摇头叹息着:"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活得真累!上班被老板训,下班又被女友训,没有一刻是踏实的。你看我,自己开车自己当老板,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休息。谁也别想命令我!这才叫人生!"
听着师傅的感慨,王庸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道:"天舍燕园,开车。"
只见谁也不能命令的司机师傅立马"哦"一声,发动了车子。
天舍燕园,天泰市近年开发的著名高档别墅区。每栋别墅的价格惊人,更关键的是,只有钱还不行,如果没有内部关系别想在此处安家置业。
可以这么说,能够在天舍燕园置业的业主,无不是天泰市声名显赫的人物。
到了地方后,王庸在门卫的要求下,先行联系了66号别墅主人,得到主人确认有这么一个客人,才被放行。
由此可见此处安保措施之严格,非业主是无法自由出入的。
这不禁让王庸对安然那个朋友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门卫的带领下,王庸很快就来到了66号别墅前。
花园洋房式的设计,让天舍燕园的每栋别墅都充满了私家庭院的隐秘感。
最新型的防盗大门紧锁,如果没有密码贸然暴力破解,就会被大门上的高压电流击伤。
片刻后,大门打开,一个满头银发的英伦管家出现在门口。
"王庸先生是吗?两位小姐已经等候多时,请随我来。"管家微微欠身,对王庸道。
无论是口气还是做派,都跟王庸在英国古堡里见过的真正英式管家相差无几。
一迈入大门,就见两个身材壮硕的黑衣保镖冷冷看向王庸,似乎在分析王庸的危险性。
不过两人一见到王庸单薄的体格,就轻视的收回了目光。鞠敬伟
"管家先生,能否冒昧的问下。你们家小姐叫什么?因为来得太匆忙,安然并没有告诉我具体情况。"王庸问。
"我们大小姐叫做钟意,二小姐叫做钟心。二小姐便是您的教导对象。当然思乐吧,前提是您能入得了大小姐的法眼。"
从管家的回答里,王庸瞬间抓住了关键点。显然这家做主的是那个叫做"钟意"的大小姐。王庸想要应聘成功,必须过得了她那一关才行。
穿过长长的花园走廊,终于到了客厅。
一进入客厅,王庸便觉眼前一亮。
只见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正低头吃饭,大美女约莫二十岁,长发披肩,面目严肃。正拿着一块三明治小口咀嚼着。诱人的嘴唇微微颤动,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小美女就随意了许多,上身是一件宽大的T恤,下身短小的热裤。而T恤因为太大,直接将热裤给遮挡住了,雪白的大腿一直延伸到T恤里,给人一种没穿短裤的错觉。
两个美女气质不同,一个端庄大方,一个青春萌动,各有胜场。
"小姐,安然小姐推荐的家教来了。"管家走到大美女身旁,说道。
这个大美女应该就是管家口中的大小姐,钟意了。
听到管家的话,钟意侧目看了看腕表,冷冷道:"现在是八点零五分,你迟到了整整五分钟。"
那口气,跟大公司的冷面HR一模一样,让王庸禁不住心里打鼓。
看来这女人不好应付啊。
"我不喜欢迟到的人。"紧接着,钟意又说出一句让王庸心里咯噔一下的话。
这下玩完了,第一印象就糟糕透顶的话,后面就更别提了。
看来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那位二小姐了。毕竟是给她找家教,或许她的意见能起到点作用。
可是当王庸看向二小姐钟心的时候,却哭笑不得起来。
因为这位二小姐压根就没注意到王庸。
只见她手里拿着一瓶酸奶,正滋滋有味的吸着。柔嫩的樱唇一张一合,让人浮想联翩,配上那略显稚气的精致童颜,简直让人有犯罪的冲动。
更要命的是,她还时不时伸出嫩舌,灵巧的将黏在嘴角的酸奶舔掉,平添数倍诱惑。
"长大准保是个祸害人的妖精。"王庸心里嘀咕着。
而片刻后,这位二小姐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却跟王庸无关。
"姐姐,今年暑假我一定要去旅游!你不知道,王珊珊那个绿茶表天天跟我炫耀她去过多少景点,说什么但凡人民币背面的景点,没有她没去过的!气死我了!"
听到妹妹的抱怨,钟意眉头一皱,刚想训斥两句,没想到却被站在一旁的王庸抢了话茬。
而王庸简单一句话,却瞬间让一直无视他的钟心喜笑颜开,对王庸刮目相看起来。